演出:台北愛樂合唱團、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林勤超
時間:2017/04/10  19:30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文:劉馬利(資深音樂人、媒體人、文字工作者)

布魯克納第三號彌撒曲一如其他大型的作品,以管風琴的概念為基礎,聖詠與賦格的交替為主體,在他步入中年之際,從出生地林茲到音樂之都維也納,把宗教音樂帶出教堂,將交響樂神格化,是充滿神性、靈性、藝術性的鉅作,是十九世紀後半最重要的宗教作品之一。此為眾所矚目的國內首演,在指揮家林勤超帶領下,與四位獨唱者、台北愛樂合唱團、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共同完成這項艱鉅的歷史性任務。

林勤超,這位出生於台東的年輕指揮家,在蘇黎世接受音樂訓練並活躍於歐洲樂壇,目前已是德國邁寧根劇院的首席駐院指揮兼代理音樂總監,沉穩的表現令人驚豔。他的詮釋從宏觀端看,每一個樂章及大的樂段的聲響營造的如管風琴般的廣闊富立體感;從細節探究,極致的強弱變化與和聲轉調的處理,在游離之間又保有樂曲的完整性,在傳統的宗教音樂裡,聽見前衛的聲音美學。尤其在〈光榮頌〉與〈信經〉賦格樂段表現具層次感,展現對位風格的嚴謹、俐落;〈羔羊經〉開頭的動機從小提琴、長笛、大提琴依次銜接,柔和圓潤、一氣呵成。

此曲雖是一部大型鉅作,但布魯克納在合唱部份是以素歌及聖詠式的風格為基礎。誠如音樂會標題「布魯克納的榮耀」,與華格納式的情慾糾結或雄偉壯闊大相逕庭,反倒是更多的寧靜緩和的氣息。整體來說,如能在音色的明暗濃淡再多些琢磨,就更能表現出布氏宗教音樂的神聖性。首先,在〈垂憐曲〉的開頭如能確實做到從pp-p-mp至f的力度層次,在聽覺上會更精彩豐富。

合唱團有將音符大致唱準,但在音色及情感的細膩度卻有捉襟見肘之窘,這首作品有大量半音的進行、不和諧音程、遠系的轉調等等,對團員都是音樂技術的考驗。譬如說在〈垂憐曲〉的力度對比,再加上音程較難,男高音的聲音似乎已到達極限,無法遊刃有餘的表現聖詠曲該有的莊嚴靜謐,之後進入到〈光榮頌〉與〈信經〉,或許是求好心切,頻頻出現勉為其難或是不整齊的聲音,或許將合唱隊形調整可改善此種狀況,讓團員在表演時更有安全感。

某幾個器樂的重奏或是與獨唱並行的樂段,應該如室內樂般的相互應和。四位獨唱家的位置放在樂團之後,很多短音符地方不夠清晰不說,與指揮及樂團首席也有疏離感,像是〈垂憐曲〉及〈信經〉的某些樂段有小提琴獨奏與獨唱者相向互行,彼此拍點吻合但音樂的線條卻「各自為政」。此外,〈聖哉經〉的開頭,長笛、雙簧管、單簧管聲部的線條方向須整齊一致,方能表現和聲及旋律的細膩感,否則在聽覺上會出現「多頭馬車」的窘態。可能在總彩排時需充分確認舞台上人員的位置安排,要如何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台上的聲音應如何與音樂廳互動,是前制作業中很關鍵的一環。

這畢竟是一首高難度的作品,在音程進行及聲音技巧上對於業餘合唱團員是一大挑戰,在音色整齊及情感細膩的表現上對於樂團這群年輕的樂手們難免力有未逮,而林勤超與眾多演出者的默契還有更多進步的空間。不過台北愛樂合唱團這個台灣合唱界的「老字號」,多年來積極提拔後進,海納百川,不斷嚐試新的挑戰,開拓新的曲目,開啟台灣音樂界的新視野,值得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