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拉縴人男聲合唱團、德國雷納雙男聲合唱團
時間:2017/04/11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劉馬利(資深音樂人、媒體人、文字工作者)

友誼長存,是人世間最珍貴的禮物,以樂會友,是上帝賦予人們最獨特的能力,那一晚,在國家音樂廳的舞台上,兩個相交二十載的男聲合唱團,睽違十年,再次以音樂溫暖久別重逢的心,以合唱互訴衷情。

拉縴人男聲合唱團的「超級好朋友」德國雷納男聲合唱團,兩團皆以校友團為前身,儘管這兩團在這十年間各有所成長及物換星移,但不變的是在這些男生的心中,各自有一片為音樂及友誼執著的天空,尤其在全世界的合唱團對於男聲皆求才若渴,曲目的質與量皆遠不及混聲合唱團,這兩個純男聲合唱團竟在各自在合唱的領域穩定發展,實屬難得。

然而這兩個男聲團在選曲上各有千秋,拉縴人以當代作曲家的作品為主,勇於探索新的事物及挑戰,而雷納則從早期宗教音樂到19世紀藝術歌曲,堅守古老的神聖及浪漫的德奧傳統。

拉縴人絕對是靠一群「超級好朋友」撐起來的,這幾位合唱團的中堅份子擁有多年的合唱經驗,並廣結善緣、勇於投入,成功結合有志一同的好友共同參與,所以他們的音色是相當整齊的,而且不斷的持續精進。常任指揮戴怡音在選曲上也很特別,先是三首與海洋相關的曲目與十五週年的曲目前後呼應,再來就是三首分別來自原住民、愛爾蘭、芬蘭的歌曲, 各具特色,其中取材自原住民曲調《噶瑪蘭》委託菲律賓作曲家帕敏圖安(John August Pamintuan, b. 1972) 為拉縴人量身訂做的作品,在頑固低音唱法複音及循環節奏的表現,每善用每一顆短音符及休止符做為樂句前進的助力,在不規則的拍號中,呈現出豐收的喜悅。

如前所述,雷納的曲目較為傳統,同質性較高,更有一定的難度,六首全為無伴奏作品,在音樂的表現上顯得有些力不從心,譬如說男高音的音質「個別」都不錯,但並不整齊,很多時候無法與其他的聲音完全交融,低音部的音色略顯單薄,和聲支撐力道稍嫌不足。尤其在萊茵貝爾格(Josef G. Rheinberg, 1839-1901)《匈奴人》(Die Hunnen) 這首有相當難度的作品,有很多同音重覆的地方,需要更多的助力,而且每一顆音符及文字音節都該有些許不同的色調及明暗漸層,前述的聲部不平衡的情況更明顯。或許在曲目的安排上適度調整或更換,讓每個聲部都能發揮所長,應會有些改善。

或許在音樂會中經歷了一段時間的適應及摸索,兩團聯演的曲目大致表現不錯,但可能也是兩團睽違十年後首次合體,似乎默契仍需加強,譬如說林明杰《聖母頌》 (Ave Maria)在速度及力度的變化,總覺得張力不夠,某些高潮起伏稍嫌氣若遊絲。但是到了下半場最後三首歌曲,明顯漸入佳境,尤其安可曲的兩首曲子,將兩團的默契及精、氣、神調合具一致性,尤其是《塔勞村的小安娜》(Ännchen von Tharau) 那種溫暖圓融的和聲及堅定不移的情感,著實感動了全場,兩團的默契此時才真正被喚醒。在古愛爾蘭祝福《願你未來之路平順》(May the road rise to meet you 的歌聲。二十年一個夢,為這場音樂會找到一個深刻而溫馨的句點,衷心祝福兩團的未來之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