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影響.新劇場
時間:2017/04/16 15:00
地點:台南321巷藝術聚落

文 謝鴻文(專案評論人)

台南321巷藝術聚落是老舊的日式宿舍化身的表演空間,老建築和蒼蒼老樹共同呼應著今天要演出的經典老童話。老,不一定腐朽;相反的,如何從老之中探索出新趣,這是兒童劇經常要面對的問題。

要進入《Knock! Knock! 誰來敲門》這齣戲演出的後院入口,所有觀眾要先通一道竹筒裝置的門,這是遊戲式的參與,也是身心五感體驗的前奏。聽那竹筒如雨刷啦刷啦、咚隆咚隆的清脆撞擊聲,是誰來敲門﹖――觀眾不自覺的已經成為敲門者了。

不過與其說觀眾敲了這扇竹筒門,還不如說敲開了內心的想像之門。意識完全自由開敞,想像才有放肆奔馳的可能。接下來我們就要被引導至《愛麗絲夢遊仙境》和《納尼亞傳奇:獅子•女巫•魔衣櫥》這兩個童話中,但《Knock! Knock! 誰來敲門》可不是單純想要將這兩本童話改編拼湊一起,它的企圖在於從這兩個文本裡汲取精華,採擷「洞」與「門」的意象,再和演出空間中的木門、鐵門、積木狀的佈景拱形彎洞、樹枝凹洞等連結,營造出妙趣橫生的情境,例如《愛麗絲夢遊仙境》原作開頭描述那一隻看著懷錶趕時間的兔子,吸引了愛麗絲跟著牠掉進了兔子洞,這齣戲演繹這段情節時,佈景恰好移動至一棵老樹前方,與環境結合得貼切,驚喜立現!而且這天午後天氣如夏炎熱,那種夏日炎炎正好眠的氛圍正是夢境啟動的源頭。

有趣的是《愛麗絲夢遊仙境》描述的奇幻夢境,舞台上要如何呈現原作中的諸多豐美的奇幻異想呢﹖比方說愛麗絲喝了神奇水可變大變小,董淑貞飾演的愛麗絲,運用她訓練有素的舞者身體,先透過身體的抖動表現肌肉骨骼變幻的鬆弛剎那,再輔以一些道具,例如拉出一條白長布,身體往後退至白布頂端,愛麗絲再站上一塊佈景,剛才飾演兔子的演員張家禎,馬上跑至白布尾端,躲進布裡只露出腳,視覺上馬上呈現出愛麗絲變成大巨人的樣子,煞是有趣的設計。不過張家禎穿的褲子與鞋子顏色,和董淑貞的服裝不吻合,小破綻若能避免,勢必更協調完善。

觀眾才投入劇場的幻覺與夢境不久,又會不斷經歷瞬間被抽離而出回返現實的奇妙效果――張家禎每回經過木造舞台前方的石磚區塊,總會在同一處絆腳而差點滑跤,而且他蹲下身去敲擊那塊石磚,竟也會有敲擊聲回應,這裡彷彿暗藏著另一個「門」,帶我們出入想像與現實。所以只要他走至這裡,前面演出的故事就倏忽隱閉,暗喻準備開啟通往下一段故事之旅。

《納尼亞傳奇:獅子・女巫・魔衣櫥》原作中的四兄弟姐妹簡化成兩人:亞當之子和夏娃的女兒,一樣由張家禎和董淑貞力撐全場。當他們兩人一起走入老房子,日式的木製拉門替代了西式衣櫥的門,門開啟之後,庭院立即變成被冰雪覆蓋的納尼亞王國了。一串串保麗龍象徵下雪,前一場戲的白布變成雪地,道具的增添或功能轉換,其實都是很簡單的物件造就,卻實實在在證明創意來自想像。張家禎再適時將自己裹進白布裡轉變成白女巫,董淑貞則變成勇猛的獅子亞斯藍,不拘於性別原型的操演,倒也展現出對多元性別平等的友善與和諧。

換言之,所有僵化的意識一旦被打破了,不也像納尼亞王國的魔咒解除,重現生機春意。看到這齣戲尾聲,兩位演員走出庭院,把紅色鐵門關上,神秘的敲門聲又響起,那當下我想起了易卜生《玩偶之家》最撼動人心的結尾,娜拉開了門離家,戲落幕後引發了革命般澎湃的女性意識覺醒討論;《Knock! Knock! 誰來敲門》未必有如此強大的某種革命意圖,然而影響.新劇場成立以來一直讓人讚許的,正是她們也在打破兒童劇的舊思維,實驗新形式,應該恭喜她們又敲下一塊磚,持續築出南台灣最獨特的兒童劇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