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比利時羅莎舞團
時間:2017/5/11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儲昭勻(社會人士)

由鋼琴、長笛、單簧管、小提琴、中提琴與大提琴演奏的音樂交談開場,樂句在彼此間重複、壓縮或改造,旋律在空間中結晶成更透徹的聲響,葛利榭的『頻譜音樂』自然地帶著觀眾走進由聲響而非音符建構而成的世界,更親密地感受聲音的對話。舞者們接著站上稍早六位樂手的位置,在無聲的環境舞出那似曾相似的對話。動作本身是自然、衝動與不規則的,動作所產生的節奏與無聲的旋律在舞者間流竄,彷彿動作在真空環境下發生,聲響與世隔絕。

鋼琴手與獨舞者並肩而站帶領觀眾進入另一篇章,聲音與動作的張力在兩位表演者間相互滋長,激烈地相互堆疊,在重量、速度與能量的直線上升狀態,試探對方的引爆點,並試圖衝破各自的極限。有別於前段樂手之間或舞者之間的對話,這裡, 鋼琴手與舞者緊密結合爲一,共同驅使雙方的情緒波動。

所有樂手與舞者步上燈光灰暗的舞台,音樂與舞蹈持續保持緊密結合的狀態。 舞者時而倚靠向心力帶領身體走路或跑步,時而繞著圓周旋轉或跳耀 。十四個獨特的個體在空間中展現各自迥異的圓,不同形式的圓相互交織形成穩定的動態能量,鋼琴因為體積的緣故,在緩慢被推動的過程中成為視覺的焦點,並成為那深深的黑洞,一個若隱若現的漩渦在能量生成之時形成。

當樂手聚集於上舞台,舞者在偌大的下舞台加速能量的聚集與交融,此時的能量有別之前鋼琴手與獨舞者緊密結合而帶動的情緒波動,而是因為集體能量縝密地交織, 讓個體得以借由整體的能量向內探索, 營造出比情緒更深層的交流,是來自人類更原始的能量,舞者們在呼吸、心跳與身體的律動間,燃燒生命底層的溫度創造能量,共同驅使漩渦轉動。

舞作完整且精密,由純音樂與純舞蹈開始,從個別相遇至集體融合,在一連串的能量交流中,堆疊出舞作的厚度,唯有結束靜止的剎那,才能恍然大悟從始至終的巧妙安排。

集體舞者創造出的漩渦好比時間的轉動,唯時間的刻度不再恆久不變,而是在你我關係的感染與交流中,將「時間感」視覺化呈現,時間感指的是人類對時間的感知判斷,我們可能在音符的解構過程中,感受時間正緩慢地延續,或是在音樂與舞蹈激烈地碰撞中,時間在不經意間稍縱即逝。這個巨大的漩渦,正是人們對時間感的共同寫照,我們在各自的當下或走或停,不論是覺得時光飛逝或度日如年,我們都是共同體,互相感染,共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