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法國雙向肢體劇場(Cie Dos a Deux)
時間:2012/05/18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曾育斌

看完雙向肢體劇場的《慾望片段》(Cie Dos a Deux – Fragments of Desire),當中處理的議題非常的複雜,從親子、同性、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等等,表演的氛圍充滿了衝突與緊張,能感覺到其中對於慾望的掙扎與渴望被救贖的心情。而更令人讚嘆的是整個演出的處理手法。

整場表演中演員沒有說話,許多內心的衝突與掙扎,相信真的很難用言語去闡述。演員只透過動作來傳達,厲害的是演員的肢體語彙把劇情跟氛圍傳達的相當清楚。更令人驚嘆的是,當中每個動作非常精準、洗鍊,乾淨的有如舞蹈一般,當中的配樂,又讓整個氛圍與動作節奏更絲絲入扣。

沒有複雜的舞台,舞台上只有一個大箱子,而大箱子卻巧妙的營造出場景與台位的利用,讓單一個舞台景卻有四、五種布景的效果。一開始箱子就像是家裡的衣櫃,卻一下又能成為房子的隔間、舞孃的化妝間、路燈的街道旁,甚至能成為電影院的座椅、睡覺的床,相當的厲害。

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物件的使用,當中又可分為兩種:一是道具的使用,二是身體的延伸。道具的使用在當中都具有相當強烈的象徵:棋盤與球,就成為父子倆的聯繫;布條般越來越長的餐桌,就像即將崩裂的父子關係;紅絲巾與高跟鞋,象徵著強烈的女性特質;挑選一排的玫瑰花,則能看到瞎子對於愛的期盼;撐的雨傘,看起來則像對於愛人所盡的最大努力。

道具的身體延伸,是這次演出讓我最驚艷的。中間出現的三個偶,鳥、年輕的爸爸與小時的兒子。鳥相當的生動與神似,劇中的戲分也相當有趣,令人發笑,讓整個沉重的劇情有喘口氣的時間;而年輕的爸爸與小時的兒子,利用偶來演出則相當不俗,造成了動畫的感覺,播放著過去發生的種種片段。拄著的拐杖,對於瞎子來說就像是眼睛的延伸,當中的揮舞與轉向,彷彿就好像能從他的眼睛看到掙扎與不安;女管家的道具則是相當的用心,大多的道具都是頂在頭上,像某種職責,如棋盤、煮鳥的鍋子、照明的水晶燈,在最後頭上被脫下的水晶燈,就像是脫離了束縛。當中還有許多,如:多次成為椅子的人體、紅色床頭伸出來撫摸的長白手、在舞孃背後的頭頂麥克風與手上的布簾…等,都把平凡的道具多了種想像與奇妙的轉化。

很喜歡這次的演出,看到了演員動作的傳達性,能把角色內在與劇情描寫得相當清楚,還能將動作精練的如此乾淨,音樂在此除了營造氣氛,也讓動作多了節奏感;許多道具的使用真的很令人驚喜,也巧妙的與肢體結合。此次演出,在視覺、聽覺跟感覺各方面都相當的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