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光環舞集
時間:2017/09/01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梅錦忠(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碩士生)

白衣女子置身事外的看著舞台上的一切動靜,不聞,不問,又像與舞台上有關似的尋找著生命的本質,抑或是自己心中的桃花源,透過舞台上一切失衡的狀態,引領著未知探索神秘的新地帶。

編舞家余承婕解構與重組舞者的身體語彙,拆解舞者身體原本既有的框架,重建新的肢體語言,舞者運用意念去找尋身體肌肉與關節間新的聯繫,舞台上鋪平的透明塑膠布本該像靜止無變化的地板一樣,應給予舞者一個安全、平穩地平台讓舞者在塑膠布上盡情舞動,但透過舞者對塑膠布的拉扯、扭轉或任意旋轉,彷彿賦予它生命般活了起來,舞者在不平穩、不安全的塑膠布上仍要維持平衡,面對著如海浪、如雲朵般瞬息萬千的塑膠布,舞者尋找身體新的經驗,在身體的不平衡間找尋平衡,重建身體的節奏與動律。

上半場採用無油乾地板,舞者透過與地板的摩擦,透過阻力及舞者間相互拉扯力來展現身體的張力與動力,互相的合作或操弄來呈現舞蹈動作的對立與模仿,舞者間關係似密不可分,又似獨立個體互不相關,當台上透明塑膠布被拉起與地板成平行時,劇場空間一分為二,布上空間及布下空間,舞者穿梭在兩個空間,在布上探索、攀爬,用身體各部位想辦法弄皺它或是擰開它,尋找身體與布之間的無限可能關係,又要抵抗賦予生命力般千變萬化的布,在動態的空間中嘗試新的肢體發展,而布下的空間就像另一個神祕國度,若隱若現,舞者須運用身體的各種可能來撐開布不讓自己被埋沒,與布抗衡,又或者不抵抗,讓布包覆著身體,與布共舞。

下半場的無阻力油性地板,抽離原本地板既有的摩擦力與阻力,舞者要不改變身體熟悉的運用方式,找尋新的身體語彙在未知的空間中重建新的平衡,要不就放棄,在無阻力、無摩擦力中跌跌撞撞的維持在失衡中,舞者透過嬰兒油,重新詮釋自身的舞蹈肢體,解構與重組原本既有的肢體動作,舞者透過推、擠、滑、撞來產生動力,在油中產生新的視覺效果及火花,舞者盡情的運用身體盡可能地在未知的危險地帶中探索新的身體路徑及張力,而從持續的跌倒中漸漸可以站起、走動、甚至跑步,在浮動的透明油布中找到新的境界及自我,產生新的身體動律及詮釋方式,在未知的平衡與不平衡間找尋自己的立足之地。

有趣的是,舞者在舞台中持續探索未知地帶及在失衡中找到平衡,始終有一位白衣女子看似相干又看似不相干的在旁邊存在著,她有時拿著錄影機錄著與台上發生的畫面完全上下顛倒的錄像影片,記錄著失衡的世界,也像在尋找著什麼,有時又像隱形人般拖著沉重的步伐遊走於各角落對身旁正在發生的事不聞不問,彷彿一切都與她無關般,令人好奇,她是否在這失衡與平衡之間,這浮動的世界中,找到了平衡,抑或是迷失在這浮動的世界中,失去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