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光劇團
時間:2017/08/28 19:30
地點:77 OMG 文創中心 3F Studio

文 張峰瑋(劇場工作者)

家就像是每個人的B612星球,那裡總有一朵驕傲又溫柔、獨一無二的玫瑰,而我們卻總得離家去看看這個世界的模樣,但不管我們去到哪裡,心裡始終有個寄掛,於是潛藏在《小王子》瑰麗奇幻冒險之下的核心命題便是「告別」;隨著歲月流逝,生命並不像是信念,可以選擇在長大之後持續堅持而不被遺忘/無需告別,當孩子長大的同時,大人也就蒼老了,這是無可躲避的傷感,而「如果你想和人產生羈絆,就必須承受流淚的風險」(“One runs the risk of weeping a little, if one lets himself be tamed.”)。

光劇團的〈星球童話〉從《小王子》故事結局處的陰暗面、嚴肅面來切入,講述小王子結束冒險之後回到家鄉B612星球,發現他所深愛的玫瑰已瀕死,自此開展出一則臨終陪伴以及身後追憶的故事,開頭由林一秀飾演的小王子簡單獨白帶出故事前情,旋即推開遮台的大擋板、露出台上一枝兩、三公尺長的放大版枯木玫瑰,首段故事〈王子與玫瑰〉便是以林一秀與這枝枯木的「對手戲」來構成,只見林一秀與之對話、攙扶、擁抱、上藥、著裝,過程中亦在小王子、醫師、玫瑰等角色間轉換扮演,節奏流暢、角色切換迅速而到位,並且沒有因忙碌的表演而忽略劇情,從一開始小王子的細心照料及兩造情深,到後來玫瑰病情加重所產生的焦急與忿怒等情狀依然極具渲染力,最後仍無法救回玫瑰時的脫力感更是使人絕望。

小王子將玫瑰生前提到的「葉子邊緣的亮光」做為動機,展開他第二度的星球旅行,之後的三段小故事〈火燒屁股的股票人〉、〈火星人的另類告別〉、〈微生物的初生派對〉運用與原著類似的節奏進行著,編、導、且獨演的林一秀繼續非常靈活地運用她的肢體及聲音,精湛地表演出三顆星球上、三種型態各異的特種生物。精彩的表演之餘,劇情仍然沒有被冷落,發於凋零之後的思念在經過漫長的歲月以及悲、喜事件之後沉澱下來,在最後利用小王子故事本身的奇幻色彩,無突兀地安插進一個宇宙生命輪迴的專屬星球,且小王子的情緒一路不斷地持續整裡,至此已能以較為冷靜或說成熟的心態來重新檢視自己看待逝去生命的方式,並透過最後一顆住著微生物及生物靈光的星球尋求到了慰藉,通篇滿滿的追憶思念並尋求到了寄託,成為了小王子生命的一部份,收得相當完美。

比之2015年動畫電影版本的《小王子》以長大過後遺忘初心的青年王子及從老飛行員身上找到初心並一舉拯救了小王子的女孩來相對嚴肅地再次述說「不要忘記從前的自己」,〈星球童話〉選擇延伸原典、將「如何好好地向所愛之人告別」這個題目擴大來作,說得深刻入裡但並不顧影自憐,整體來說仍以童話與童稚的肢體建構而成,殘酷中的溫暖、黑暗裡的星光,浮游人世裡的薄倖,在舉重若輕的演出裡詮釋得恰如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