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灣絃樂團
時間:2017/09/11 19:30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文 劉馬利(專案評論人)

萬分感謝,台上的這群音樂家們為這片土地無私的奉獻,他們用弓與絃,擦出生命的熱情,期望用音樂詮釋他們對社會的關愛。與來自法國的劉一峰神父半世紀以來胼手胝足、無怨無悔的深耕玉里,用愛與真誠擁抱這裡的一切,前後呼應。

整場音樂會的曲目安排是平易近人的古典音樂為主,下半場除了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之外,其他皆為經典台灣民謠的改編曲,在幾乎滿座的音樂廳下,的確也讓很多古典音樂入門者受惠,甚至也將很多平常不太有機會進音樂廳的朋友帶進音樂的殿堂,就賣座上及觀眾的反應度來看,這是一場很成功的音樂會。

台灣絃樂團,這個多年來堅持高品質演奏,對於古典音樂的推廣不遺餘力的演奏團體,由小提琴家鄭斯鈞所創立,網羅了台灣最優秀的一群絃樂演奏家,在台灣已耕耘了二十七年,早已累積出卓越的口碑,成為指標性的絃樂演奏團體。

除了演奏品質的嚴格要求外,也舉辦融合教學、講座,及音樂會國際音樂節,為國內大型國際音樂節之先趨。自2000年起,開始舉辦小提琴大賽,亦成為目前國內音樂比賽的重要指標之一。而近幾年也開始致力於公益活動,並執行一連串偏鄉巡迴教學計畫,只因為希望能盡一個民間樂團的社會責任,讓所有的人都有機會透過弓與絃之間的互動,而找到生命的美好。

但很顯然這是一場功能性大於藝術性的演出,筆者在此先不論演奏的細緻度如何。嚴格說來,音樂的本質在這場演出中被「稀釋」不少,大家著重的是藉由這場音樂會來做公益,去幫忙弱勢族群。雖立意良善,不過既然這是一場正式的音樂會,必定要有更周詳的曲目安排,尤其是純絃樂的表現力比起管絃樂團更具挑戰性,更需再琢磨整場的音樂起承轉合。

完全可以瞭解曲目的安排是考慮到觀眾的感受,也希望能有多元化的音樂呈現,但不宜瑣碎。如果要能確實兼顧到藝術理想且達到推廣的目的,或許在選曲上可再有統整性。如果所選的作品當初在創作或首演時就是為了慈善活動,意義會更非凡,如韓德爾《彌賽亞》就是最佳例子,亦有編曲效果不錯的絃樂團版本,或是可選取當中的器樂曲,如序曲 (Sinfony) 或〈田園交響曲〉(Pifa),可選擇性的額外聘請木管樂演奏家一起演出,也不失為一種方式。或是找尋對於劉神父、或是花蓮、或是法國等等有相關性的曲子;或是盡量安排一組完整作品是成套的,如葛利格《霍爾堡組曲》就可考慮將五個樂章完整呈現,成為整場或半場音樂會的中心,再搭配其他風格不同的曲子與之呼應,會比較有完整性,但盡量能貼心「慈善」的意義。

下半場則是以曲目風格相近的經典台灣民謠的改編曲為主,雖然每一首作品皆優美動人,但絃樂演奏如同單一色調的視覺呈現,在演奏上更需精準到位,音樂的色彩、力度、情緒堆疊更要細膩精緻,每個細節都要小心呵護,否則會造成聽覺上的疲乏。或許整場演出可安排上半場為經典曲目,下半場為台灣民謠,曲目再精簡一些,會有些改善。

由一本節目冊亦可看出主辦單位的用心及品味,還有是否在乎觀眾能瞭解這場音樂會的曲目。此場音樂會不同於以往,台灣絃樂團往年節目冊的樂曲解說是頗具專業度的,或許這次演出主辦單位有製作成本的考量或是其他因素,節目冊的樂曲解說太過惜字如金,大篇幅的放置劉一峰神父的照片及理念介紹,外加演奏家的照片及簡介,在最後一頁僅出現曲名及作曲家,樂曲介紹明顯被忽略。一場音樂會最重要的除了樂曲動聽之外,如能佐以一些簡短的文字說明每一首樂曲的創作背景、音樂架構及其他音樂相關內容,必定更能引領觀眾進入音樂的世界,在聆聽時更能引起共鳴。

相信這場音樂會的目的除了募款,應該更想要吸引普羅大眾去親近古典音樂,音樂本質不宜在此被淡化。除了考慮多增加幾頁的樂曲解說外,或由主持人串場為音樂導聆也不失為一種方式,但可能考量到主持人范立達並非為音樂專長或是演出的時間壓力,因此作罷。或者在舞台上用投影的方式加以介紹,或可請到具古典音樂專長的人士來擔綱主持。

台上的這一群皆為學有專精的音樂家,但對於演出的公益性、推廣性、藝術性比例的拿捏,恐怕是日後舉辦類似性質音樂會最重要的課題之一。不過,看見音樂會近滿座的觀眾,雖然很多並非是常進音樂廳的熟面孔,這次的慈善音樂會相信也啟蒙了很多古典音樂初入門者前來欣賞,成為啟蒙性的一場演出。所以音樂家積極參與公益活動並且推廣古典音樂的精神,仍值得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