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故事工廠
時間:2017/09/23 19: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蔡佩娟(表演藝術人士)

你還活著嗎?還是你只是在夢境中過著真實人生?

自古以來人們討論著莊子的行為,有人說莊子是真正的逍遙,有人卻說莊子只是憤世嫉俗,其著作《莊子》讓後人爭相研究及闡述,〈齊物論〉中的莊周夢蝶、〈秋水篇〉裡的子非魚,安之魚之樂、〈養生主〉的庖丁解牛…都是我們常聽到的寓言故事,雖然表面上的道理我們都懂,但實際上我們真的了解嗎?

故事工廠的前三部的《白日夢騎士》、《3個諸葛亮》、《男言之隱》都是十分精采好看的作品,然而此次的《莊子兵法》不同於以往,戲裡的六人因個人因素報名參加密室遊戲,以解謎的方式展開探討莊子的處事哲學思想。遊戲一共五關,每一關卡都設計的極具巧思,六人從最初的合作解謎,到後來第三道的謎題:「殺掉在場最沒用的人」,在實際聽到槍聲,大家開始互相爭奪搶槍,而順利搶到槍的前財務長莊文森拿槍威脅眾人,要大家想出自己對他有用的地方,對他沒用的人就殺掉。

每一道謎題既是戲裡人的考驗,也是看戲人對自己的反思。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很容易用比較比較出誰比較好或是誰比較厲害,誰是贏家,誰又是魯蛇。惠子曰:「子非魚,安之魚之樂?」,你不是魚怎能知道魚快不快樂;而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你不是我,怎麼能知道我不知道魚快不快樂,這兩句非常白話,看似簡單,但透過戲裡眾人解謎的過程,我才省悟發現,謎題的「指出在場最不快樂的人」,不是要去指他人,因為你不是當事人,你不知道他快不快樂,唯有自己,才知道自己快不快樂。

戲裡的六個人都有各自的包袱,各自的渴望,就好像真實人生的我們,有人渴望財富、有人渴望權力、有人渴望幸福…太多的渴望讓我們無止盡的追逐,追逐大家都渴望的,即使揹上再多包袱仍然奮力拚搏,是啊,幸福就在不遠處,再一步、更進一步,只是,為什麼我那麼不快樂?

戲裡的星期五因老婆外遇很痛苦,即使老婆都簽了離婚協議書,但自己卻仍想挽回,甚至想證明自己比外遇對象來得好;為了籌女兒醫藥費的簡老師雖然明知女兒活著很痛苦,卻不願意簽下放棄急救治療同意書,以局外人的角度看,我們當然可以輕易說出,那就簽下去啊,簽完之後不就解脫了,為什麼要一直束縛自己,是傻瓜嗎?然而,在看到星期五為了解謎而決定簽離婚協議書的時候,他說:「可是我不知道我到底是為了解謎而簽還是…」那個再真實不過的反應讓我莞爾一笑,可同時我卻一陣鼻酸,「子非魚,安之魚之樂?」,其實我們都沒有資格去指責他人,並自以為是的以為自己理解對方,更不要說能感同身受對方的為難了。

好戲總是讓人一再咀嚼,散場時周遭的觀眾都對此劇讚不絕口,也互相討論究竟結局是什麼意思,然而筆者認為,或許這是編導黃致凱給看戲人的一道謎題,但,謎底是什麼重要嗎?不如就讓我們一同莊周夢蝶,看我們是莊周,還是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