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InTW影舞工作室
時間:2017/10/28 15:00
地點:台北市納豆劇場

文 高若想(政大社會學研究所碩士生)

前往觀舞的路上,我有些緊張。生長所謂西方現代性的,我對中藥既抗拒又陌生,路過中藥店時總是偷偷秉住呼吸,人生唯一吃中藥的經驗苦得讓我泛出淚來。InTW影舞工作室《四氣五味》的文宣上,寫著以中藥入味,結合視覺與嗅覺體驗,又說有觀眾互動……該不會,現場逼觀眾吃藥吧?

走出大稻埕的納豆劇場,想到方才的緊張,覺得自己真是太小看現代舞、也太小看「氣味」這回事了。舞者當然沒有逼觀眾吃藥,但藥材的氣味,已經透過舞者的身體,深深沁入我的脾胃。或說,在舞者們的引導下,觀眾得以舒張鼻翼與唇舌,放鬆地浸泡在整個城市的氣味中。

舞作分成五個部分,四支獨舞分別詮釋了酸、苦、辛、甘的味道,最後的群舞帶出觀眾互動。第一場,「酸」,在乾冰白霧繚繞,以及彷彿來自千百年前的淙淙水聲、心跳聲中揭開序幕。一身白衣的女舞者,有如破卵初生的蛇蜥,爬行、攀附,剛要開始認識世界,淌著口水、嘶鳴著,尋找氣味的來源。

第二場,「苦」,在經文般的中醫藥口訣聲中,裸著上身的男舞者踏入二樓的迴廊,他背對著觀眾,肌肉的線條像是對映著某種中醫藥的原則,堅毅、忍耐、刻苦。口訣聲不時跳針,有如身體的氣結不順,舞者不時痙攣、抽動,有如歷經苦味的灼燒,愛撫自己像是疼惜他人的苦痛,旁白低聲說,人在愛中被感受所傷。

第三場,「辛」,女舞者演出中藥材本身,在環繞全場的臼杵聲中被研磨、搗碎;第四場,「甘」,成串拳頭大的乾冰泡泡滴落在男舞者的身上,俏皮的與舞者玩耍。直到紅色燈光打落、警報聲響起,舞者頓時化身為乾僵的莖葉或爬蟲,被包藥紙圍困、裹覆—-方才原生對氣味的愉悅享受,如今自己成了他人享受氣味的來源。

酸、苦、甘、辛,用舞蹈來表達氣味,再適合不過了。氣味直接刺激感官,直逼最原始的身體知覺,擾動情緒與記憶,人與自己身體的對話,無可迴避。當代人們生活在理性牢籠中,往往與身體疏離,沒有餘裕讓食材、藥材透過口鼻感官,向我們訴說關於人與自然的亙古的故事。而舞蹈,帶著觀眾回到身體,用身體品嘗氣味,讓氣味帶著我們直面自己的靈魂。

因此,舞作最後設計的觀眾互動,顯得更有意義。觀眾受邀上台,在舞者的引導下隨之舞動,有如藥材般漸漸熟成,再經捶打、杵磨、測量,包成藥粉。舞者口白,治療失戀的方劑是什麼?枸杞、橘皮、眼淚,用紅茶調味。是的,中藥不為精準的抑制或舒緩病痛,而是調理生活的媒介。最後,台上的觀眾舞者,被煎熬成一帖良藥。美妙的舞作,或許不會是醫癒觀眾的強藥,而是像中藥一樣,使所有歷經舞味體驗的觀眾,成為自己的良藥,餘味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