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如果兒童劇團
時間:2017/10/14  14:30
地點:台北城市舞台

文 練雯琳(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碩士班)

「豬探長的秘密檔案」系列是以推理劇為主軸,說到推理劇最早是從小說開始,後來推理劇改編成電視電影。如今推理劇運用劇場的表演藝術型態呈現,對觀眾而言,增加現場的臨場感,讓推理的情境顯得歷歷在目。藉由推理劇,戲中的內容可以讓觀眾去深入思考,而產生觀眾端和表演端、創作端的彼此共鳴。

今年如果兒童劇場製作的《豬探長秘密檔案4 — 豬探長之死》,主角豬探長和小浣熊花生,延續之前的角色型態,而劇中都是以動物為角色,生動活潑,完全打破一般人對於動物外型的刻板印象,運用故事情節,讓動物的型態有另一種面向呈現。動物的個性運用角色擬人化,增加人性面的思考空間,平易近人,非常能讓家長和孩子融入劇情中,拉近觀眾與演員之間的距離。另外,舞台也結合多媒體影像與燈光的技術,視覺效果的轉換豐富有變化,首先影像呈現報章雜誌報導的豬探長之死的新聞事件加上歌曲,抓住了台下觀眾的好奇與期待。開場的伏筆,簡潔明瞭的告訴大家,這部戲的故事脈絡都是緊扣著,要大家仔細觀看,不容忽視戲中的蛛絲馬跡,到底兇手究竟是誰呢?

這部戲的教育意涵說到人性的自私和貪婪,我們會分辨善和惡,但是,不能只是看外表的行為和說詞,要藉著觀察和認識接觸,方能找出真面目。俗語說:「惡有惡報,善有善報」。壞人要被定罪,好人得好報,這是人之常情的不變道理。但是,當我們在分辨是非善惡的同時,是否有先站在別人的立場去思考,為何會如此,其原因與背後那看不見的故事是什麼。這部推理劇有一部分是引導觀眾,去思考對於人性的黑暗面,在與人的相處上不要輕率地對人下定案,其動機、其發展、其結果,都是有脈絡的。劇團藉著問卷的方式,增加親子之間的互動思考,找出真正的兇手,反思其細微的事件串連一起,而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增加兒童劇場的趣味性。下半場豬探長的辦案一直找出線索,重覆許多次的「為什麼」,加強可疑懸疑的效果,引導觀眾對於事實的求證。我覺得非常有意義,劇中的情節結合生活中的社會案件,發人深省其背後的教育意涵。

另外,服裝的製作也是打破人的思維,壞人居然是穿著單一的白色衣服,白色通常是純潔無暇,其他的角色穿著的顏色則是色彩繽紛,還有犀牛的角色是全黑的裝扮,這樣的視覺效果會讓孩子誤以為真正的兇手是好人,而看起來醜陋的外型才是兇手,這就說出「不要以貌取人」。人和人的相處常常以第一眼的外型為第一優先,但是人的內心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真相並不是人的穿著打扮,理性的判斷和認識才是解決之道。

兒童劇場的創新,打破劇場思維的框架,讓觀賞對象不僅限於孩子,家長也能參與其中,增加闔家觀賞的樂趣,提升親子的參與感,也激發創作端和表演端的想像空間。演出結束,最後幾分鐘,演員的問卷討論,產生了互動的關係,更進一步刺激觀眾的思考。這種模式已經跳脫對與錯的答案,而是發現孩子的想像力是無懈可擊的,各種答案都有,兒童的想像空間非常有潛在能力,增加劇團對於兒童的了解,可以成為之後的創作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