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賴翠霜舞蹈劇場
時間:2017/11/4 19:30
地點:板橋435藝文特區浮洲館

文 蔡振揚(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研究生)

開場時,舞者邀請觀眾到舞台跳舞,白色的桌子布置在舞台後方,舞者在如同交際場在舞池上跳舞,開放的空間交誼,找尋自己愛情。之後,舞者進行一場相親過程,進行自我介紹後,在時間限制中交換位置,當舞者在介紹自己時,其他舞者會進行半成型的動作,與這在進行介紹的舞者,共同呼應對於愛情及婚姻的期待。最後,一名女舞者說明他的擇偶條件後,並在大笑中結束,如同諷刺我們現在人對於愛情的需求很多,在這麼多的選擇與擇偶條件之下,大笑結束,對於結局有其開門見山的暗示——孤獨。接續舞者在接龍殘影的動作表現,把空間切回到交際場,藉由音樂切會到主題-愛情,三人跳舞的舞蹈失誤,引起爭端,三人世界的婚姻及愛情關係,呈現到婚姻複雜的三角關係。

下一段舞碼男舞者與不同人打招呼,欲言又止中,說出:我是個男生,但我覺得我就是一個女生。作品中,從婚姻當中切入,有些人得的到婚姻,有些人得不到婚姻,但最終都是孤單的。舞碼中,同志議題、性別認同議題、墮胎、師生戀、老少配、姊弟戀都是表演中點到為止的議題,愛情是不分性別種族,愛情呈現的方式不管如何,只要有愛是不方性別及年齡的,比如,三人舞LIBER TINGO在中式婚禮舞者中,把婚禮的儀式變成雙人舞,後方有西式的禮服,放在舞台後方,傳統的婚禮回到婚姻的價值,像紙片的西式婚紗,舞者會運用西式服裝,搶捧花,大家紛紛在尋求婚姻的結果。但最終穿上的新娘服的是男舞者。

二個男舞者,四個女舞者,交織著錯縱複雜的愛情,想討論的東西僅此於呈現現象的本身,嘗試想把現今社會的愛情及婚姻現象表現於舞作之中,但僅是點到為止,其存有的空間,有待觀眾想像與省思。從胡塞爾現象學的觀點,重視其回到事務本身的真實,懸置:存而不論,也就是排除一切預設立場與預設方法本質直觀,對現象進行直觀的描述,尋找其本質現象學還原,懸置之後,透過對事物的直觀描述,尋找其本質性基礎。在「回到事物自身」的態度下,都將有屬於那事物的現象學方法,也將有屬於每個現象學實踐者的方法,強調對事物發出提問,發覺事物令你好奇的特殊之處…愛情、婚姻、關係藉由自己的旁觀者角度,在欣賞這個作品,觀眾從舞作片斷中,找尋自己的故事,並從舞作愛情關係上的處理,發掘省思愛情關係的複雜及多元的,從中找尋婚姻的價值。舞作中創作者藉由觀察的現象表現於作品,從現象學的角度切入,不多做批評,不想表達主題,讓觀眾運用自己的生活經驗,與作品連結其中孤獨,背叛,複雜多元中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