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高谷史郎
時間:2017/10/15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鄭宜芳(表演藝術工作者)

舞台正中央一道長形白幕從天而下,白幕前方置放著一長條形餐桌,桌面擺滿精緻的餐具器皿,素樸、透明且乾淨,用餐的人,收拾的人,來往之間平靜的彷如鏡面的黑色水面漾起陣陣漣漪,時間,於此具體而現;低限且尖銳的聲響伴隨著懸吊的微形攝影機呈現在螢幕上的靜物視角,空間,於此油然劃出。

對食物的渴求與食用源自人類最根本的生存需求,由此發展出各式各樣的餐飲法則、儀式,無非是為完善和提高「吃」這一行為。因此餐桌這一日常物件的開頭立即將觀者的視點帶回自身,由自身的內在觀察出發進而投射於外在表象世界。呼應作品後段出現椅子、玻璃杯、刀叉、書籍等日常物件掉落毀損、破裂的影像,同時暗喻在日常生活起居裡時間無所不在,每一時每一刻,時間都在流逝,以及宇宙規律裡物質的力量與結構。

無色黑白的世界裡,冷靜而節制,透過即時錄影、預製影像與黑色水面共同創造了虛實交錯的時空,混淆著究竟是水面真實的虛構亦或是影像虛構的真實;三位舞者躺在桌面緩慢而動的肢體,透過即時投影形塑出另一種觀看的角度,似奔跑似行走,似虛幻似真實;那隱藏在夢幻燈海阿伊努民謠中緩緩起舞的人影;螢幕上潮水拍打的岸邊於傾刻間幻化為漫入水面的大海;或者舞者與剪影的共舞,在時間差裡或同步或不同步的起落。

舞者劃出的水波終將無痕,螢幕上的影像終將不留影,如鏡的水面既是時間的具象載體亦是一種映照,無波無動的映照出實相與虛相,是舞者肢體呈現的是「實」還是影像中的肢體是「虛」,或是鏡頭上的才是「實」而身體的才是「虛」;那由人工塑形而成的自然雲霧,在燈光照射下是真是假;那自言自語式不成章法的破碎語言紙片漫灑向天空時,竟柔美如櫻花般華麗散落。每一景像的轉換皆將虛實相互映照並置,彷彿不斷在提問:是否能夠穿越事物的本質看見萬物之間的關係。

靜,不只是動作的停止,還可以是聲音裡的無聲與缺無,而無聲的靜寂卻唯有聲響才能表現。在坂本龍一與原摩利彥的音樂中,簡樸淡然的鋼琴旋律在尖銳的電子聲響中劃出了一個無所不有卻靜謐含蓄的空間,電子聲效與環境聲響的運用彷彿容納了宇宙間無數異質聲音的一部份,綿綿無盡頭,而阿伊努民謠在黃色燈海裡幽幽地吟唱著,是黑白世界唯一一抹異色,因而更加顯現時間的廣袲無垠與空間的簡約幽靜。

天道運行,四時更替,萬物生養變滅乃唯一之不變,《靜/止》裡呈現了萬事萬物的一體兩面與剎那即為永恆之美,相對/絕對,黑/白,動/靜,明/滅,生/死,實/虛,反應出日本獨有的「物哀」美學與生死觀。時間,存在這最細微的變化當中,而空間裡無所不有,因此無論四季的遞嬗、潮水的翻騰、雲霧的聚散、燈海的夢幻乃至身體的舞動,皆是非永存,於人類時間裡皆是瞬息,皆是滄海桑田,在轉瞬即逝的景像中看見世界的流轉,在一個個美麗的空間裡看見時間的面貌,並於流轉中看見美的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