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臺北海鷗劇場
時間:2017/10/29 14:30
地點:華山烏梅劇院

文 方姿懿(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這裡不是要談《月薪嬌妻》,但也有主婦日常),《早安主婦》中的梁辰,因為自小被懲罰和成長過程中的種種不完美,他逃進了廣播劇的世界。主婦則因逃開丈夫外遇的現實,從梁辰的隱形粉絲變身成瘋狂粉絲,闖入他的生活和保護自我所建築的虛擬世界。

《早安主婦》是獲得第五屆新北市文學獎舞台劇本組首獎的劇本,在演出前可以先在網路上閱讀劇本的全貌,劇名底下說明「本劇為廣播劇,亦可於現場播出」。在這次進到劇場演出的版本中,從頭到尾有兩位聲音表演者在舞台上的左右兩旁,為整個戲劇演出原先習慣上是由音響播出的配音而現場表演。演出開始,由百葉窗隔出上下舞台的兩個空間,靠近觀眾的下舞台是梁辰的廣播劇世界,四位演員包含飾演梁辰的韋以丞還看不出具體的角色,穿著一樣的服裝,一面講台詞一面利用物件配音,剛開始他們和兩位聲音表演者一樣,都是配音員。隨著上舞台主婦(由賀世芳飾演,從頭至尾都只飾演主婦)的敘事開展,廣播劇世界的演員不再只有配音的工作了,開始具有各種角色的樣態。漸漸地,聲音的表演就真的成了配音,喪失了主角的位置。演出的當下,因為演員表演得相當精彩有趣,即使腦中飄忽過演出從現場演出的廣播劇變成戲劇形式演出的舞台劇這樣的想法,也就不以為意。但回想起來,若說廣播劇是藉由聽覺啟發了想像,戲劇形式的舞台劇是聽覺加上視覺的藝術,那現場演出的廣播劇是否能如同這個劇本結構有著層層疊疊的可能,而不僅是漸進的形式演變,我認為是這次演出尚未實驗達標之處。

再回到「逃避」,除了兩條主要的情節(梁辰與主婦),還有梁辰廣播劇中的三則故事分別是:〈夏卡爾的便條紙〉、〈情熱漢堡排〉以及〈我愛販賣機〉。因為擔心幻覺破滅而請了一個演員假扮自己的爺爺,瞎掰出孫子因生病而離世無法赴約的卒仔導演;為了符合社會期待卻讓過往情人為了報復,利用與自己的妻子上床復仇的男同志;­不敢告白只好持續破壞販賣機為求見暗戀對象一面的校園少女­……。梁辰逃避現實人生所創造的廣播劇世界中,也充滿了逃避的角色,而主婦雖也因為想逃而闖入這個世界,卻一路過關斬將(讓廣播劇們都回到無法逃避的樣貌),成為拉他一把的人,拉他去「溜真正的溜滑梯」(註一)。劇場外的主婦,真的都這麼有勇氣和領悟力,瞬間成為英雌讓孩子一夜長大?而孩子真的就長大了嗎?我相信創作者鐵定知道沒那麼簡單,但他可能想表達也沒那麼困難。而以英雌取代英雄仍是值得繼續奮鬥的觀點,特別是在家庭中最真實不過。

註釋
1、引自《早安主婦》台詞,小小梁辰問:「那裡有全世界最長的大象溜滑梯嗎?」主婦回應:「沒有,但你得溜真正的溜滑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