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玩劇工廠
時間:2017/11/26 14:3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多功能展演廳

文 羅瑄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碩士生)

帶著一點台灣日本殖民的故事背景,融入廖添丁民間傳說,混入科幻元素,搭配通俗歌曲,台日混血,拌入動漫元素的《百舌—俠盜崛起》,去年首次在台師大的知音劇場演出,這次演出場地來到松菸多功能展演廳,一個中型Live House空間,不管是挑高、觀眾席深度、左右鏡框開展度都比原版放大許多,為了適應這個相對較大的演出場地,製作群很用心在投影上下功夫,並且擴大群戲的場面,演員在場上不斷穿梭個層次的景片,上上下下一如這齣戲宣傳的主訴求:武打音樂劇,企圖製造出動漫世界武打絢爛、眼花繚亂的熱鬧,並穿插一點愛情元素,同時插科打混,從幕前到幕後行銷宣傳,看得出製作團隊在各環節上的用心,但總有些缺憾,主要來自於戲劇本身結構的紊亂。

必須非常吃力,才能聽清楚演員的台詞,反而是日籍演員的中文聽的是最清楚的,在尚未解決音響回音干擾情況下,要保持快速的戲劇節奏,咬字清楚,考驗演員基本功,還有編劇文字的能力,過多不必要的時下玩笑,有時候反而變成干擾。再者,由於這是一個架空時空的故事,觀眾更需要靠著清楚的台詞進入這個想像的世界。一開場的說書人其實已經多少發揮其功能,但是節奏過於鬆散,以及之後說書人唱的歌詞與推進劇情沒有太大幫助,於是筆者幾乎是很吃力第一場接著一場,努力拼湊才稍微了解舞台上人物之間的關係。

下半場百舌與紫鵑的戀愛場景則是看得出導演想要諧擬少年漫畫中熱血的青春愛戀,但是過於刻意的舞台走位,為擁抱而擁抱,為牽手而牽手,少了一點令人小鹿亂撞的怦然心動感,畢竟,浪漫是需要鋪陳的,女主角一進場跌倒並「疊」在男主角身上,接著跨坐彼此,充滿性暗示的台位是否必要以及破壞角色關係建立,這是導演需要思考的。而滿場飛的演員對應起故事軸線的紊亂,讓人失去關係的焦點,主角與反派(烏秋)之間尚不明確的對立關係,讓最後一場光劍武打少了水到渠成的快意。

大體而言,這是一齣誠意滿滿的製作,劇情若能更去蕪存菁,將故事好好說清楚,將雜枝末節的中二笑話留待畫龍點睛之用,而非畫蛇添足,這齣戲會更顯暢快玲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