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二分之一Q劇場
時間:2012/5/26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林立雄

《亂紅》一劇改編自清代孔尚任的經典傳奇《桃花扇》,利用侯方域與李香君兩人糾結的愛情,書寫改朝易代的歷史悲劇。二分之一Q劇場,挑選了《桃花扇》作為改編的底本,重探侯方域在當時,面對愛情及面對政治的心境。

兩個侯方域。在《亂紅》的編劇中,利用了身服明朝服飾的侯方域與清朝服裝打扮的侯方域,清朝的侯方域在劇中則是整個故事的說書人。而這齣劇有別於以往的崑劇,在整齣劇中,加入了地方的傳統劇種歌仔戲,而歌仔戲就作為清朝的侯方域所吟唱的戲種,唱腔的運用除了表現另一種聲音外,也讓在場觀劇的觀眾們,能夠有更加親近的感覺。

劇中,利用兩個不同的侯方域的觀點來看待自己對於愛情以及政治對自己的影響。明朝侯方域,演出清朝侯方域所說出的故事;清朝侯方域則利用歌仔,娓娓道來一段在明朝時,自己在政壇上的處境,以及愛情、和李香君的分離。一個不同的聲音在侯方域的心中出現,清朝的侯方域用客觀的角度開始述說一段自己的過往,從與香君相遇,到遭朝中閹黨阮大鋮等的政治迫害,因而和香君分離。最後,香君因為遭逼婚而碰壞了花容,將血濺灑在她與侯方域的定情詩扇上,將扇交與蘇崑生,望能給予侯方域,能見他一面。侯方域雖趕回了香君所居之媚香樓,但早已不見香君人影,而侯方域在此時被拘捕,最後甚至被迫前往科考,此時他卻無從選擇,就算考不中也要你中的現實處境,只能當個清朝的官,當個二臣,最後阮大鋮的鬼魂在侯方域的背後調笑,事實逼迫他,他不過也只能如此選擇,而明朝的侯方域雖不滿,但也無法有任何的作為。

從侯方域與阮大鋮兩個人的心理看來,散發著身不由己之感。阮大鋮雖為閹黨,但事實上他是個才子,著有《燕子箋》等戲,在戲曲上有非常高的地位。但終究因為他身為閹黨,而使他的名遭污毀,甚至連他所寫的戲劇,也無人要演出。這種悲傷,除了從兩個侯方域來看,阮大鋮的遭遇也帶給我們無限的悵惘。

終於,明朝與清朝的侯方域在最後看見了香君,而明朝的侯方域選擇了不見,但身為說書人的清朝侯方域,卻因為想見香君一面,和明朝侯方域大打出手,在此鏡中人與現實的自己,形成了一段纏鬥和糾葛,最後,明朝的侯方域制伏了清朝的侯方域,強化了想見卻不能再見一面的痛苦。明朝的侯方域在此時像是回到了現實,而清朝的侯方域卻無法忘卻現實,而越了界,希望能夠改變一切,可這終究是歷史,人在不斷的渴求與希望中,仍是要被拉回現實,他與香君是不可能再見面了。

利用兩個侯方域來探討侯方域的內心,他該怎麼樣為自己辯解?事實上他是有難而無法帶走香君,或者是他根本不願意身為二臣,替滅亡自己家國的朝廷任官作事,誰能知曉?誰能懂得這些掙扎及苦痛?清侯在面對過去的現實,走入過去的漩渦中,他始終無法忘懷,他對香君的愛,他始終無法忘記,那些身不由己的選擇,在他的身上是刻畫著無數的傷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