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雲門舞集
時間:2017/12/3  14:35
地點:臺北國家戲劇院

文  李孟婷(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學系碩士班)

盛產地震、海嘯、謊言、暴力,然而卻四季如春,國泰民安。──陳黎

《關於島嶼》是2017年雲門舞集的作品,用純粹的身體與跨界合作的方式,將編舞者對於臺灣的體會,體現在舞作當中。純淨潔白的舞台,舞者身著大地色系寬鬆衣著,由一片空白開始,「婆娑之洋,美麗之島」在蔣勳低沉渾厚的嗓音,講述關於這個島嶼故事,為《關於島嶼》揭開了序幕。

一名男舞者由右舞台走出,用簡單又隨意的步伐在舞台上走著,而後多位舞者由側台走出,在看似隨意又似規律的路線中走動,伴隨著腳跟與地板接觸的聲響,時而突然停止時而後退,卻又繼續向前進,彷彿闡述著發生在臺灣甚至是全世界的步調,在前進中會被世事的無常牽絆,再繼續向前。讓筆者聯想到2017年的815全臺大停電事件,在一切井然有序中發生了無法預料的事件,使所有的運作緊急停止,即使逐漸恢復正常,仍然得彌補失去的空缺,才能重新回到一切的規律中。

舞者持續舞動的過程,桑布伊一聲呼喊的聲音,全數舞者傾盡而出,動作緊繫著太極導引的訓練,舞者使用低重心左右位移的踏併步,加上因身體韻律而形成手部的擺盪姿勢,漸向左舞台移動,形成了三行斜排隊型,又漸形成了圓,再逐漸形成了兩方人馬對峙的隊形。後方的投影字幕幻化為或大或小的字體,形成長條狀向右舞台流動,如同河流流動般的狀態,而分為兩群的舞者,右舞台的群舞者採用高重心姿勢舞動,左舞台男性群舞者則反之,以群舞的方式輝映島嶼多高山的地形,就如同在兩座山丘中被夾著的一條河流,以舞蹈的方式體現了臺灣的特殊地形。

左舞台的男性群舞者,漸往高重心動作甚至跳躍發展,從最前面之男舞者將右腳高舉並重重落地的聲響開始,後方男性群舞者開始跟隨動作,使用一系列高舉腳再落地的動作,漸往右舞台位移,而右舞台群舞者漸後退,彷彿左舞台的群舞者逐漸向右侵略,如同兩個相互抵抗的群體,擁有彼此不同的立場,透過抗衡取得平衡點。《關於島嶼》中的故事雖發生在臺灣,類似的故事卻也發生在全世界。

舞作的後段,舞台燈光微弱,讓觀者將目光聚焦於後方的投影,編舞者利用鼓聲,搭配多媒體的投影技術,投影的文字由高向下墜落,舞者隨著文字的落下倒地,編舞者利用觀者的錯視,使觀者看起來為因文字重擊舞者,使舞者倒地。彷彿述說關於921大地震的故事、告解著珍惜臺灣這塊土地的重要,也如同闡述文字所能帶來的力量。透過多媒體投影的技巧,再透過舞者身體動作的相互配合,像述說著某個特定事件,卻又似是而非,使觀者因為自身的生活經驗,而衍生出不同的延伸義。

舞作末,投影轉為海浪的流動,舞者逐一手拉手向右舞台後方移動,再瓦解為單一的個體,或走或跑或駐足,漸向左舞台出場,獨留一位男性舞者凝視著被激起的浪花,如同述說著這個四面環海的島嶼,所生成的故事,但卻也輝映著所有生命皆源自於海洋的定理。最終,在過程的紛亂多彩結束後,再以空白結束,彷彿只是夢境,卻也輝映著人生始於空白,最終仍以空白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