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稻草人現代舞蹈團
時間:2017/12/02 14:30
地點:臺中市國家歌劇院

文 董彥伶(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學系研究生)

稻草人現代舞蹈團此次作品編舞者為藝術總監羅文瑾,編舞者提到此舞作創作發想是藉著閱讀尼采的文章與詩作為靈感,以舞蹈來反思當代社會的各種現象,重新地找尋人性有別於其他生物之處,來創作出這作品。

演出尚未開始,進入劇場便可看到劇場內佈滿著垂掛白色橡皮筋所串成的繩索,猶如進入監獄中被一條條鐵鍊所束縛著。舞台中央有著四塊木頭棧板所組合成的正方形的檯子,檯子四周皆圍繞著繩索,宛如一座沒有出入口的牢籠。在黑暗的劇場裡以四顆綠色燈光照向舞台中央,有著鬼屋般的陰暗,身歷其境的我們彷彿在無形間被帶入了那個陰暗的深淵裡。這或許是編舞者用最簡單的方式,讓觀眾一進入劇場隨即跳入到這氛圍中。

燈未暗,爵士鼓的小碎鼓鼓聲展開了序幕,觀眾席後方出現舞者以低姿態方式由後方緩緩爬行至舞台中央的巨大牢籠四周,以雙手摸地爬行低姿態的移動方式,順時針方向繞著中央蠕動,這些生物似乎對這個龐然大物有著強大好奇心。突然間,有一個舞者禁不住好奇心往籠內跳,其餘的舞者接二連三的也跳進了牢籠內,他們動作呈現大多短小爪型式恐龍手姿,舞者在牢籠內相互踩踏堆疊、推擠,但在有人跌出框架外大力抖動時,框內夥伴又以團結手牽手方式將人拉回,最後以舞者纏繞向上觀望的動作結束此段。這群生物彷彿好像在爭奪著什麼,但在爭奪過程中依舊懂得團結才是力量之道,編舞者似乎以最遠古世代的為恐龍時代為開端,闡述一個簡單生存的群居方式。

接著,兩位舞者以低層次進行,相對轉身至滾地將框在木頭棧板四週的線逐一解開,後排繩索彈出了三種不同顏色的褲子掛在繩索上,舞者以跳躍方式拉取穿上。將四塊木頭棧板滑行分離再聚集。舞者以頭部前後伸縮往前移動,來代表著鳥類啄食,時而揮動大手臂用力拍打著臀部,時而用腳大力踩踏木頭棧板,宛如從籠裡放出了一群還學不會飛翔的鳥在爭奪地盤。這樣趣味的動作,似乎能勾起觀眾更多想像。此段最後,一人高站跪爬於人體身上,引領底下人向前移動,用著如此對比差異的編舞手法,來表達著在殘酷的生存鬥爭中總會有一人會勝出。最後當這些生物都變成了人類,穿上了衣服,卻被垂掛的繩索所限制框住,表現出當人想跨出這深淵卻又徒勞而功的反射回去。剩下一位舞者像蜘蛛人般被所有繩索拉住,藉著這具有彈性又有著反作用力的繩索,失去了平衡的力量,來詮釋怎麼掙脫到頭來都是徒勞無功。

從獸、禽、人,編舞者以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編排手法,來闡述說明著人類從禽獸轉化為人的一連串轉化過程中「枷鎖」是一直存在著。所有生命皆銬上枷鎖,所有生命都要受到各種相互依靠、爭奪、利用、犧牲,盡管如此我們無能為力。而編舞者重視形體與現場音樂的互相調和,試著將視覺與聽覺透露出形體不是一成不變的,總是會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改變,在這變遷的過程中,無形的枷鎖無止盡的存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