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明華園天字團
時間:2012/05/26 19:30
地點: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文 張啟豐

《愛河戀夢》以高雄愛河的前世今生作為劇情發展起點,不論是高雄火車站、玫瑰聖母堂及南洋櫻,抑或是愛河/高雄川,都靜默地旁觀日治時期富少俊生與藝妓麗玉、七○年代紅男綠女慶章、筱慧的情愛發展,這一切一切,使得整場演出更在地、更有高雄味。

青樓女子心純情專,卻命運多舛、事與願違,富家少爺非伊不娶,然抵不過父母強迫要脅;最後多是生死兩隔,陰陽遺恨。這樣的梗-青樓才女佳公子,自來即是觀眾喜愛的故事原型之一,如何能變舊出新,端看編劇及演員如何在既有的主幹上添枝加葉、點綴繽紛。《愛河戀夢》情節雖然也循既有脈絡進行,但是最後的反轉與揭露,卻足以使整齣戲呈現不同的光彩──原來筱慧在愛河畔遇到的俊生,是一個不知道自己已死、每天堅心等待麗玉40年的老靈魂。

這是天字團首度嘗試的「新劇」,緊張自然難免,但也因此卯足全勁,營造出不同於天字團以往演出的氛圍,粉絲對心目中天王及明星的熱烈擁戴,更讓這一齣戲溫度飆升!全劇幾乎都是新編曲,並且有主題音樂「風吹風吹」,曲詞與旋律或相貼合,只是,步出劇場之後,腦中便再難回憶起演出中「美聽」的曲調。彷彿新編曲只是功能性地執行任務──讓詞樂吻合,而未更上層樓地塑造或凸顯曲情,著實可惜。演員的表演也有類似狀況。以天字團演員實力而言,在臺上如何安放自己並尋找定位,絕對不是難事;加上陳昭香的演唱早已風格獨具,穩定度高,是讓觀眾絕對放心的一大保證!然而,要如何突破窠臼(或自己的慣性),真正進入劇中人物,而不僅止於執行「青樓才女佳公子」的一干人物類型?或許才是這齣戲真正的挑戰。

雖然這是一齣帶有老梗的戲,但是,劇中離我們不遠的時代氛圍,以及長年在電視連續劇中不斷出現的情節發展及人物關係,都讓臺下觀眾有一份熟悉感(更或是親近感)。於是,當上半場麗玉備受俊生父母歧視,無法與自己心愛的人交往時,我左邊的女性觀眾已經暗自低聲輕啜;於是,當下半場英俊瀟灑的俊生終於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愛人時,眼前的麗玉卻早已鶴髮雞皮,不復往日丰采,再加上俊生看到麗玉保存多年的報紙,才知道自己早已在40年前命喪颱風大作的高雄川──此時臺上重現當年俊生為愛喪命的場景,陳昭香扣人心弦的演出,以及最後真相揭露所迸發的能量,使得我右邊的男性觀眾不禁淚崩,閃閃淚光中是他看戲的專注與投入;於是,我頓時覺得自己根本是一個「無血無目屎」的人……

這樣子的看戲情狀好生熟悉,以貼近庶民大眾生活經驗與情感的故事,讓一群人在同一個空間裡,感受(甚至投入)臺上演繹的人生悲歡:不就是類似於吳念真「人間條件」系列-所謂的「國民戲劇」嗎?雖然這是天字團踏出的新步伐,但是,如果和歌仔戲原有的新劇脈絡重新扣合融合,或許能踩踏出另一條新國民戲曲的道路,抑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