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創世歌劇團、寧波交響樂團
時間:2018/01/14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武文堯(專案評論人)

2007年成軍於台灣高雄的創世歌劇團,成立十年來以生根在地、立足台灣、結合國際的目標與態度,推出了一部部經典的歌劇在台灣上演。在歌劇風氣尚不成形的台灣,一個由民間發起的歌劇組織,要能每年推出一部歌劇,並且於北中南各地巡演數場,除了極為不容易外,更能看出創世歌劇團對於歌劇藝術的熱誠、執著與用心。去年(2017)年底首演於高雄的比才(G.Bizet)歌劇《卡門》(Carmen),可以算是創世歌劇團成立十年的特別製作,這部台灣民眾應不陌生的經典歌劇,卻不常出現在台灣的舞台上,並不是因為它十分通俗、觀眾已經有些「膩」了,而是因為浩大的編制,包括兒童合唱團、合唱隊等,比較「原始」、華麗的版本,甚至還將馬等大型動物呈現於舞台上。也因此,這次創世歌劇團的《卡門》,自然讓人相當期待。

此次創世歌劇團《卡門》首次結合了兩岸的團隊共同合作,導演、樂團均來自大陸,而幾位主角則由兩批不同的組合輪流演出。筆者欣賞的場次為大陸歌手陳冠馥擔綱卡門一角 (另一組卡門歌手則為台灣女中音翁若珮擔綱),由指揮陳琳率領寧波交響樂團演奏。綜觀此次整體的表現,不難感到主辦單位用心之處,然而對於這樣一個大編制的歌劇,其團隊成員又是臨時組成、湊合的,確實很難有太多的苛求,筆者嘗試提出幾點不同的觀點,或許值得大家加以討論。歌手方面,陳冠馥不論在演唱抑或戲劇上,都表現的相當出色,不過卻與筆者想像中卡門的形象有些落差。陳冠馥飾唱的卡門宛若現代社會中嬌貴的名媛一般,雖是多情、隨興的,卻顯得有些高貴、刻意,而不是卡門一角本身帶有的放浪、不拘小節、吉普賽人天生樂觀、自由的氣質。沒有絕對,只是展現出來的風格不同而已。

演唱荷西(Don José)一角的西班牙男高音Rodriguez Remiro,當天的表現或許不在最好的狀況內,上半場(一、二幕)的演唱不只音準游移、不穩定,聲音的品質也差強人意,尤其在高音部分緊繃(用到太多、壓著喉嚨),而使得聲音不能輕鬆、靈活的隨著音樂起伏。下半場的表現雖有慢慢進入狀況,但也未能使人激起共鳴,只能算是平穩、順利的演唱。筆者欣賞的場次原本米凱拉(Micaëla)一角應是由大陸女高音錢竑擔任,卻在演出前因故由台灣女高音林慈音擔任。林慈音在此次演出中有著精彩的演唱,從第一幕開始便已抓住聽者的注意。尤其第三幕米凱拉的獨唱(No.21)以及與荷西精彩的重唱段落,無疑的讓在場的觀眾為之動容。

此次歌劇其餘的角色均由台灣歌手擔綱,整體來說均有著不錯的表現。令筆者最失望的則是擔任兒童合唱部分的高雄市立前金國小管樂班。兒童合唱團在此齣歌劇中不只有戲劇的呈現,在音色上也有所要求,然而當天擔任演出的高雄市立前金國小管樂班學生,只是在舞台上大聲地壓著喉嚨演「唱」,完全沒有音色可言,更遑論理解歌詞的意思,以及分成兩部應要有的層次與效果。台灣不是沒有兒童合唱團,筆者無法理解為何要找來一群管樂專業,卻不懂得合唱的小朋友參與製作。或許是語言的隔閡,擔任此歌劇合唱部分的樹德科大葛利合唱團,其表現水準也不盡令人滿意。樹德科大葛利合唱團在法文語韻與使用上應都有著進步空間,其他音樂上細節的要求,對於一個非專業合唱團來說或許顯得有些嚴苛。

導演李衛基本上延續著卡門的演出傳統,採用比較保守的態度處理,唯一令筆者感到獨特之處,則是第四幕結尾段落。卡門與荷西最後的對唱部分,導演安排舞台降下一紅幕,兩位主角便在紅幕前方演唱,當荷西拿出刺刀迎向卡門時,紅幕升起,原先的鬥牛場景轉換成具有現代感的空間,所有演員彷彿時間凝結般望向觀眾的方向。李衛的處理尊重音樂、尊重原著,時空背景都與腳本相符,但有些段落卻處理的有些不流暢,像是第一幕〈士兵換防〉一段,兒童合唱究竟如何配合著音樂做更多的表演,或許值得再設計,而不是呆板的隨著音樂揮舞、跳躍而已。第三接到第四幕的間奏曲,導演安排了兩位佛朗明哥舞者加入,使得舞台熱鬧、活潑。不過其他場景,如碰到很多人一起重唱的段落,導演對於群體的處理、走位與設計,筆者認為都還能有更好的銜接、設計。

此次製作舞台簡單大方,從第一幕便懸掛在舞台上方、由白布包覆的一把劍,指向了舞台。筆者認為這個劍可以是與全劇緊密連結的鬥牛士之劍,也可以是一種象徵性的暗示,預示著整齣歌劇的悲劇走向,就像第一幕前奏曲呈現出不安、灰暗的小調命運主題般,讓音樂與舞台設計有所呼應。除了此點設計之外,此次製作在舞台、服裝與燈光設計方面,只能說是中規中矩,沒有什麼特色,十分符合導演的詮釋。

大陸指揮陳琳基本上充分配合了歌手的演唱,給予很多彈性的空間,同時也將樂團的細節處裡的相當細膩,全體合奏(Tutti)的段落也能有著大器的展現。剛成立兩年多的寧波交響樂團,首度來台便以歌劇的演出方式使台灣樂壇聽見他們優異的演奏水平。不論是弦樂合奏的細膩度、木管紮實、溫暖的音色與銅管穩定的音準,相比台灣樂團是毫不遜色的。尤其第三幕結尾處一重唱段落,其法國號聲部吃重,然而當天寧波交響樂團的法國號精準、音色漂亮,幾乎沒有失誤,這點是值得台灣樂團學習的地方。寧波交響樂團才成立兩年便已有此等水準之演奏,日後的表現值得期待,希望之後能在台灣聽見寧波交響樂團的音樂會。簡而言之,創世歌劇團努力耕耘的態度,終於讓台灣多了一些歌劇上演的機會,這次藉由與大陸的團隊合作,不只促進了兩岸的交流,也拓展了聽者的耳界,期待日後能有更多團體朝著這個方向走,將更多好的歌劇,呈現於台灣、走向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