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脆弱少女組、老王樂隊、體熊專科、DSPS、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
時間:2018/01/21 19:00
地點:傳 Legacy

文 馮祥瑀(專案評論人)

接續昨日的場次,一月二十一日的《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吸引了相當多的樂迷們前來同樂。整個Legacy擠滿了人,不過大部分的聽眾似乎以聽脆弱少女組、老王樂隊的樂迷為居多,尤其在老王樂隊表演完之後,樂迷的數量更是少了一大半。更可惜的是,壓軸的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演出時聽眾更是不到一半。

從觀眾的數量以及反應來說,我們能夠輕易地看出到底台灣的聽眾喜歡的以及最常接觸是什麼。很可惜的是,像是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這樣優質的樂團只吸引到少數的聽眾,而能夠跟著樂團的音樂搖晃身體、享受的聽眾更是少之又少了。我想,從這樣的現象看來,即便是再優秀的樂團,仍然會在面對觀眾時碰壁。另一方面,喜愛獨立樂團的聽眾逐漸發展出了一個主流品味,這樣的品味導致了樂團創作取向以及演出機會,從所有演出的樂團看來,甜約翰、DSPS、脆弱少女組以及體熊專科,這些樂團創作的風格大抵上是類似的。年度十大樂團中有四個樂團是「可能」吸引到同一批聽眾,並且都嘗試營造出甜美、可愛、慵懶以及抒情緩慢的氛圍,我不得不說這樣類似的樂團在台灣實在太多了。

儘管這樣的樂團數量很多,但我們仍能從中看出差別。音樂的品質並不只局限於聲音的優美與否,其更來自於音樂本身的內容,我認為流行音樂也是如此,音樂之所以能與人有所共鳴,並不只是因為歌詞,而是從各方面傳達出的意象以及訊息。因此,我認為無論是什麼樣的創作者,都有責任創作出品質好的音樂。我認為像是脆弱少女組就是在音樂上相當有想法的樂團,即便我不聽歌詞,我仍能注意並理解到其音樂中的趣味,特別是當他們以爵士樂的和聲配置上加上許多電子音效,再與爵士鼓組一同演奏時。

脆弱少女組的作品也經常在搖擺(swing)節奏與不搖擺節奏之間變換,這點雖於與體熊專科是相同的,但兩者的處理方式截然不同。我認為比起體熊專科來說,脆弱少女組在音樂律動上的處理更加成熟,在兩種不同律動上的切換更加自然些,我認為體熊專科可以思考如何在同一首曲子中將律動轉換處理得更加有趣。另一方面,深入挖掘更多風格差異更大的樂團,並給予資源來培育可能也是《大團誕生》值得嘗試的。這樣的做法或許比起現行的做法來說要繁瑣的多,不過這樣更能夠深入地挖掘被培育出優秀的新秀樂團。

再者,我認為所謂的「文化育成」更加歡迎來自於鄰近國家的樂團參與這樣的年度選團。像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這樣有水準的樂團不該只有零星的觀眾願意留下來認真聽,《大團誕生》似乎還可以再更用心地向樂迷們推銷優質樂團的音樂。就這點而言,我認為主辦單位公布演出名單的方式有些疏漏,在各個網頁上所登錄的演出名單與實際演出的團體以及順序是有落差的,在Legacy網站上只有八個團,但是《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的臉書以及吹音樂的網站上卻有十個團。我想許多樂迷朋友一不小心可能到了現場才知道原來多了兩個樂團,叫做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跟鱷魚迷幻。我認為這樣這樣公布名單會使最後被公布的樂團獲得最少的曝光率以及宣傳時間,如果最後公布的是像鱷魚迷幻這樣的新樂團,或是像The Majestic G的國外團體時,那麼演出現場就會有些尷尬,因為沒有聽眾知道他們是誰。而特別是當主辦單位邀請到像The Majestic G這樣的樂團時,這種尷尬我認為只要用心處理是可以避免的。

在音樂方面來說,本場次的《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還有三個亮點,整體來說本場次演出的樂團都相當有品質,在編曲上是相當細膩的。體熊專科的曲目雖長,但是樂曲結構是相當完整的,其不斷交替的主題樂段以及即興樂段給予聽眾一個相當好的聆聽架構。這樣的樂曲架構我認為對一個後搖團來說,是相當值得參考的作法。體熊專科也善於換搭各種不同的音樂素材與律動,將其重新組合成屬於自己的聲音。脆弱少女組的作品雖然某部分延續了之前「那我懂你意思了」的創作風格,但是新的編制帶來新的聲響,音樂變得更加有層次且豐富,一改過去的編曲方式,在電子音樂節奏以及爵士鼓組的配合下,凸顯了整體音樂的趣味。脆弱少女組的趙謬可說是整個樂團創作的靈魂人物。老王樂團的吉他手偉碩在曲子中使用古典吉他的做法也為他們的音樂增添了一些趣味。

此外,最讓我感到驚艷的還是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中的嗩吶手Ma Wai Him ,他的嗩吶在整個樂團演奏中並不像是傳統北管嗩吶那樣大聲,但是也非常搶眼。在樂團的伴奏下,嗩吶與長號交織而成的音色是聽覺上的亮點,嗩吶的音色也顯得融合許多,而Ma Wai Him的演奏在傳統與創新之間來回游移,他所演奏的音樂語彙多變且能夠帶出The Majestic G的特色,整體樂團要是少了他,就少了一分色彩。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中的嗩吶,不禁讓我想起世大運閉幕典禮時的嗩吶與薩克斯風合奏樂段,但是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對於嗩吶的處理方式更提醒了我,傳統樂器在當代的演奏原來可以如此多元而有趣。音樂就應該如此充滿趣味性,所以我認為《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也更應該關注於更多像這樣令人感到驚艷的樂曲。若是從音樂本身讓人感覺有趣的程度評斷音樂的好壞的話,我認為體熊專科以及脆弱少女組都是相當有潛力的樂團,不過我也期待他們把音樂做得再更加有趣些。就如如同我對於鱷魚迷幻的看法一樣,真正好的樂團應該更加琢磨於音樂本身的內容,而非只是製造出某種氛圍或是輪廓來藉此吸引聽眾。

整體來說,兩天的《大團誕生之年度十大宣誓場》中有許多值得讚許的樂團表現,從The Majestic G鱗角樂團精實演出、害喜喜特別的旋律以及和聲進行、The Roadside Inn與觀眾的熱烈互動以及脆弱少女組的創新都是相當不錯的。而也有不少樂團即將在今年發行新專輯以及專場演出,這些年度樂團們今年仍值得繼續持續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