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國家交響樂團(NSO)、簡文彬、馬克・布許柯夫(Marc Bouchkov)
時間:2018/03/03 19:30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文 劉馬利(專案評論人)

在古老與時尚中流轉,在傳統與新創間穿梭;口耳相傳的古調綻放出聲響的五顏六色;小提琴在古典與爵士在切分音中交融;識辨晰清的俄式浪漫結合循規蹈矩的西歐樂統;那一晚,我們見證交響的豐富美學,這群年輕有活力的音樂家在簡文彬的帶領下,把音樂所有的對比、衝突、和諧、模仿,盡在交響樂中折射出最燦爛的聲音全景畫。

顏名秀是活躍於國際間的作曲家,作品備受肯定,將自己多年努力所養成紮實技術,結合傳統的卡那卡那富族古調《祭歌:母親 父親》,藉由交響化的形式讓傳統古調呈現新的樣貌,締造全新的音樂美學。一開始的銅管揚起於五聲音階中,如號角齊鳴(Fanfare)般莊嚴而燦爛,像是來自遠方的呼喚,將古老的語言經由反覆、模仿、移位、轉化等等手法,成為匠心獨運的藝術創作。

《祭歌》使用貼近大眾的音樂語彙,傳達出思念與民族的情感,顏名秀用交響樂無限擴充了古調的格局,也用音樂延續了卡族人保存文化命脈的決心,讓更多人看見這珍貴的資產,在音樂中聽見古老而遙遠的神話傳說,在交響共鳴的樂聲中,延續了民族的香火。

布許柯夫,這位出生於音樂世家的年輕小提琴家,在國際大賽中脫穎而出,活躍於音樂界,他身手矯健,斯特拉汶斯基《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在他的手中不僅展現絃樂的圓滑柔美,更激盪出木管般繽紛多彩的音色,簡直把手中的「一弓四絃」給交響化了。不僅如此,他也讓音符婆娑於義大利喜歌劇、巴洛克大協奏曲、創意曲、爵士風格,運弓的穩定與把位的精準,一切是如此的順理成章且水到渠成。

安可曲先後演出易沙意《第五號奏鳴曲》及巴赫《G小調第一號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他的真功夫更是清晰可見。布許柯夫的易沙意從極弱到最強,猶如旭日東昇般的引人入勝,而在巴赫的作品中,情感的表達不慍不火、層次分明,用弓與絃勾勒出墨分五色細膩差異。再加上斯特拉汶斯基早就在作品中明顯的向巴赫看齊,也加入了二十世紀的獨有的音樂語彙,所以從布許柯夫的拉奏中,又可見證到這一切的承先啟後。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演奏完巴赫的最後一個音之後,音樂廳的空氣開始凝結成一股強大的內聚力,全場在沉靜六秒鐘後才開始報以熱烈的掌聲,也可看出NSO多年耕耘已培養出一群有藝術品味的觀眾,也相信很多朋友跟筆者一樣,開始期盼未來聽到他的個人獨奏會。

簡文彬與NSO的絕佳默契自然是不在話下,這位曾擔任音樂總監長達七年之久的指揮家,曾將NSO帶入另一個高峰,除了經典曲目之外,更擅長詮釋當代音樂,積極鼓勵國內作曲家創作交響樂作品,並錄製《樂典》系列錄音,用聲音記錄我們的歷史。此次詮釋顏名秀的新作,再次看到他對於當代作品的洞察力及啟發力。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師法貝多芬的創作技巧,用最單純的動機,貫穿於樂曲形式、配器方式、旋律進行、和聲架構等等要素中,環環相扣,和聲節奏更是關鍵,所以不僅需要每一位團員紮實的演奏能力,團體默契更是致勝關鍵。在簡文彬的指揮下,團員的表現充滿自信,盡情揮灑浪漫的熱情,但最令人感動的莫過於台上所凝結出的團隊精神。要不然在第二樂章的前幾小節,在B小調絃樂所表現出深邃的聖詠風格,如何能情感濃郁地擁抱法國號主旋律?在第三樂章的低音管與法國號所支撐的絃樂主旋律、之後出現的管絃交錯的切分音節奏,為何又能如此具有舞蹈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