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DJ無尾熊小子、K. K.巴瑞特
時間:2018/03/16 19:30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文 戴源宏(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碩士生)

《機器人情歌》(Nufonia Must Fall) 是一部來自加拿大知名DJ無尾熊小子(Kid Koala),從他原創繪本中改編而成的偶劇表演,節目單中無尾熊小子曾提到:「我小時候最開心的記憶之一,就是看卓別林的電影。我記得我們全家人 — 小孩、父母、還有祖父母 — 全部聚在螢幕前,跟著電影又哭又笑。從那時候開始,無聲電影這種形式就一直能引起我心中的共鳴。」透過無聲電影的概念,此劇使用即時性的配樂和配音,並加入現今科技技術,將偶劇以影像的方式即時投影到觀眾面前的大螢幕上,使觀眾能夠同時關注劇情的發展外也能看到舞台上演出者演出時的過程。

此劇由DJ無尾熊小子、電影《雲端情人》(Her) 的藝術指導 K. K.巴瑞特(K. K. Barrett)、加拿大的弦樂四重奏——阿菲亞拉弦樂四重奏(Afiara Quartet)、與操偶師們一同合作的跨界演出,將此劇的音樂和場景音效全數都由現場即時性的演奏, DJ和樂手們之間有時因劇情需要使用其他音效和樂器進行演奏。影像部分使用5台攝影機在場上,在這20個微型場景和7位操偶師操作木偶的過程中,隨著劇情的走向或是各角色的視角觀點不斷切換機台,有時在切換機台時投影的位置並非都在場景或木偶身上,為了讓觀眾了解木偶之間的互動,台上的操偶師們會穿上木偶的裝扮,作出木偶的動作讓攝影師拍攝這段過程。

在《機器人情歌》這個題材上,DJ無尾熊小子和弦樂四重奏的音樂與音效搭配襯托出劇中角色的心情或是環境的氛圍,在影片開始拍攝前,弦樂四重奏先演出如序曲(Overture)般的音樂,讓觀眾在尚未看到劇情前先進入此劇的情境,接著演出過程中,當場景、環境氣氛的塑造,或是操偶師在操作木偶頭部轉動、手部擺動時,音樂和音效也隨之而來,例如要塑造從天空往下看交通忙亂的街道,DJ使用強風的音效和弦樂演奏小二度(Minor Second)或大二度(Major Second)的音程形容汽車喇叭聲,或是在大樓電梯時的場景當機器人不斷偷看女孩時,DJ播放聽似把音樂隔起來的效果音樂以及小提琴使用滑音(Glissando)的方式代表偷偷摸摸又很害羞的心情看著她…等等。除此之外,「主導動機」 (Leitmotiv)也是這齣劇常出現的手法,將特定角色的出現或是角色的心情用同樣的旋律演奏,讓觀眾可以提前進入到不同情境的氛圍揣測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機器人情歌》使用許多入境隨俗的呈現方式,劇中會看到許多繁體文字在敘述角色之間的對話和台灣常見的美食、店家、或是電影,有時還會穿插台灣布袋戲的橋段。而音樂部分雖原創音樂居多,但偶爾也會聽到穿插如卡農(Canon)到慢慢地(Despacito)這類耳熟能詳的音樂,讓觀眾不管是看或是聽都能會之一笑。

《機器人情歌》在DJ無尾熊小子與K. K.巴瑞特共執下,結合DJ、弦樂四重奏、電影、劇場、木偶等這些元素於這個舞台上進行跨界展演,這齣劇在舞台上,並非哪一個領域屬於強勢,而是各自領域將他們的特色發揮至極致,缺一不可。此文偏向用音樂層面提出與發現不同的看法,但筆者認為其實可以用不同角度觀察或了解此作品,期許讀者看到本文有對這部作品有不同的認識,也期許未來能看到不一樣的觀點探討《機器人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