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酷耶樂團(Cool Night Band)
時間:2018/03/29 21:00
地點:Blue Note Taipei

文 馮祥瑀(專案評論人)

相比過去十年,國內爵士樂團的數量正在緩緩地增加當中。儘管很多樂團的演出次數並不多,技術並不精良。但數量增加這件事情確實是一個好的現象。像是Cool Night Band這樣的新秀,既能夠詮釋經典的標準曲目又有自己的創作,是難得的。今晚的演出是Cool Night Band公開演出的前幾場,他們在舞台上的表現相當青澀,以下我可以提供一些我的見解,或許能幫助Cool Night Band無論在演奏或是舞台表現上更加成熟。

今晚首先帶來的第一首曲目是爵士樂經典曲目〈On Green Dolphin Street〉,從這首曲目中可以看到幾個問題。首先,樂團在演奏完主題旋律後準備進入即興樂段時出現了一個停拍,而樂團並未對這個停拍有更多的詮釋,這樣的做法實際上並不是相當好的處理方式。一個好的樂團對於這種過渡小節的處理通常會有所銜接,而非全團的人都停住。倘若樂團想要在最後一小節的第一拍停住時,接著展開即興樂段的第一個樂手,必須接續在最後一小節第一拍開始展開即興,而非到了下一小節的第一拍才開始即興。而上述做法不僅可以將音樂段落的銜接處理得更加順暢,也能增加音樂的趣味性。而這樣的銜接處理方式更熟悉了之後,接續即興的樂手更可以提早更多拍開始自己的即興,並在曲式以及段落的銜接上做更多的變化。爵士音樂本身是一種很強調變化的音樂,演奏者必須去注意到如何將音樂演奏的有趣,而如何即興得讓聽眾感到耳目一新、拍手叫好,則有賴音樂家琢磨自己的技巧。

說到即興或是變化的技巧,其基本功就是對於段落曲式的掌握。一個好的音樂家對於曲式的掌握必須從耳朵來辨認,從自己對於和聲的辨認能力出發,並在和聲段落轉換時作出相應的變化。這種變化相當程度地仰賴音樂家對於曲式段落的熟悉。而在今晚的演出中,鋼琴手有一兩次在自己的即興中找不到和聲段落,導致她的即興中斷。這時卻也不見其他樂手插進來填補這樣聲音上的空缺,就讓那個段落空著,直到下一個即興樂手的段落開始。當節奏組樂手們發現即興樂手找不到段落時,甚至因此而停下來時,其他樂手應該要有一個人跳出來繼續即興,並維持音樂的進行與流動。或是以各種明示或是暗示的演奏方式來告訴即興者目前的段落位置。然而,Cool Night Band在這樣的狀況發生時並沒有做出相應的處理。

另一個即興或是變化的處理方式則在於,樂手們對於即興樂句的處理。樂手們並沒有去注意到當自己在演奏時其他樂手們在做什麼。鼓手常常一首歌從頭到尾只打一個節奏,缺乏變化,貝斯手伴奏時沒有注意到即興樂手的選音,即興樂手沒有在聽上一個即興的人在演奏什麼,更沒有去銜接上一個樂手的即興。整體來說,Cool Night Band的即興聽起來一個混水摸魚的辦公室職員。而對於聽眾來說,我們知道有人在那演奏些什麼,同時也知道,他們其實沒有準備一起表達些什麼,忽略了所謂的Call and Respones在爵士樂中的重要性。音樂彷彿只是一些剛好湊在一起的聲音。

再仔細聽,我發現各個樂手的韻律感(swing feel)其實是不同的,鋼琴手與貝斯手的韻律感相較其他樂手來說比較生硬些,但兩個人之間的韻律感又是相當不同。鼓手跟貝斯手的節奏感也不同,鼓手有時會有些趕拍,兩個人的演奏時常沒有鎖在一起,使得節奏組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鬆散。而負責演奏主題(Head)的薩克斯風手的節奏感時常飄忽不動,雖然不是忽快忽慢的,但也並沒有相當穩定。而歌手的需要加強,在演唱時很常與樂團的韻律感相差甚遠。另外,在Cool Night Band今晚帶來的創作曲〈不是大叔的大叔〉中,歌詞的聲韻與節奏並沒有太精緻的編排與處理,歌詞與旋律的安排上來說有些突兀。最後,今晚的所有曲目聽下來,也期待就不同曲目速度上可以有更多變化以及編排。

就上述幾點來說,我期待Cool Night Band日後能夠帶來更加精湛的演出。對於音樂處理的技術更加進階時,也能去注意到各聲部在演奏中的交互關係,繼續在這個舞台上帶來更加令人驚豔的演出。演奏爵士樂需要非常多時間去琢磨自己,希望Cool Night Band能夠繼續保持自己對於音樂的喜愛與熱誠,在台北組成像這樣的樂團還能找到表演場地相當不容易,不要放棄這樣美好的技藝,繼續帶給聽眾你們最愛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