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附設管樂團、蕭崇傑(指揮)
時間:2018/04/22 14: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文 陳彥儒(2018年度駐站評論人)

本次由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附設管樂團(以下簡稱附管)帶來的音樂會,主體圍繞春天的意象展開,搭配節目單與海報粉色系的設計視覺上相當亮眼、好看。尤其巧妙的將各式樂器融進文字中作為主視覺文字,似乎也象徵著附管總算守得雲開見月明,將要迎來的新氣象。就在這樣的氣象中,附管的創團人,同時也是自台北市立交響樂團(TSO)退休的長號演奏家許雙亮,也回到附管擔任本次音樂會的主持人,向國內的管樂迷介紹附管的新任指揮,同時也是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法國號演奏家的蕭崇傑。

在音樂會曲目的編排上,上半場由清水大輔的作品《慶典》展開,緊接著是上個世紀美國著名的作曲家呂德的作品《春之獵犬》、來自歐洲享譽國際的魯斯特《家》,最後以韓裔日本作曲家高昌帥的《櫻花光跡》作結,也與本次音樂會的主視覺緊扣。附管上半場整體的表現還算平穩,雖然偶爾還是會令人感受到「獨奏家樂團」的感覺-各自皆擁有相當好的音色,聲部內也有極佳的共鳴,但在跨聲部聲響的融合上並不盡人意。且許多樂段轉折處仍舊令人捏把冷汗,但總算平穩過關。

下半場整體而言份量相當吃重,有史密斯的《華麗舞曲》、許雙亮的《土地之戀》、鈴木英史《克勞迪歐-偉大的太陽》以及河辺公一《高度技術之指標 》。也許因為上半場體力已略有消耗,加之下半場曲目大量挑戰演奏者的技術與控制力,曲目完成度並不如預期高。尤其《 華麗舞曲》大量挑戰演奏家們的默契與技術極限,似乎也讓指揮選擇了較為穩定的速度演繹。這也使作品本身變得並不真的那麼華麗、大膽與亮眼,許多句子的處理也未盡如人意。《偉大的太陽》與《高度技術之指標》則令人感覺在風格的轉變上不夠大膽、舞動。當然,下半場也有令筆者相當有記憶點的作品,許雙亮的《土地之戀》以阿里山鄒族的迎神曲展開,長號的演奏有如男高音獨白,勇敢的哼唱帶出整個作品,令筆者回想起另一位作曲家馬水龍《無形的神殿》,也有取自來自鄒族Mayasvi戰祭中的祭歌旋律,莊嚴神聖,令人神往。

整體而言音樂會在前任指揮許雙亮的主持下相當親民、對於音樂會曲目的介紹深入淺出。也不難看出其對於樂團的期盼和對於後起之人的照顧。更在主持中拋出了對於附管未來路線上的希望與要求:極專業、極普及。確實,在台灣,管樂團幾乎可以算的上是最容易見到的音樂類表演藝術形式。在筆者過去幾個月內訪談外籍音樂家的紀錄中也不難看見,管樂合奏早已是銜接普羅大眾到古典精緻音樂的重要形式,甫來台指揮臺灣管樂團的法籍作曲家暨指揮家Jean-Philippe Vanbeselaere便明確指出這一歷史淵源;指揮家Douglas Bostock接受訪談時,也表示當代的管樂團發展的兩個意義:音樂教育與觀眾發展。為達這樣的環境養成所需要歷經的過程,並不只是「文化就在巷子裡」、或規劃所謂精采的音樂會。筆者以為從更為基礎的樂團組成形制從頭發展,達到精緻化的演奏,或許才是在這個管樂團氾濫的世代中應該做的,也才能使附管來到在台灣管樂合奏發展上所應具備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