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臺灣京崑劇團
時間:2018/04/20 19:0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文 楊敬明(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研究生)

是誰細語輕聲彈撥自己的歷經滄桑?是誰輾轉回首與自己的遺憾重逢?是閱盡繁華似錦到蕭瑟落寞的歌伎?亦或是從幽幽低聲映照出自身的淪落心聲的詩人?當代戲曲劇場《琵琶行》由唐朝詩人白居易的長篇樂府詩《琵琶行》為素材,用現代思維概念,創造出詩中的琵琶女,一氣呵成地以實表虛地闡述生命段落中的思維與煎熬。

作品開始前整個舞臺壟罩在雲霧之中,隨著水墨的暈染、形變感到時間空間的快速流轉,二位主角在三度空間的舞臺中在高臺上時而主要焦點、時而副要背景,看似平靜的演述與聆聽,實則心中的百轉千迴,述說生命的波濤起伏;一束束蒼白的定點光,霎時又落在舞臺平面的「顏姝」、「妍姝」、「白居易」及「顏姝」生命中的重要角色,彷彿幻化成一座浸滿時間痕跡的塑像。遠方傳來的琵琶絮語迴旋在舞臺之上,配合音樂及燈光落點的變化,似乎想把觀眾拉去那一段又一段驚心動魄的往事之中。顏姝的崑曲一段,隨著圓場的疾行,雙手飛舞水袖,把一個被迫逼得家破人亡藝伎的絕望、茫然、欲哭無淚的精神狀態描繪的催人淚下。飾演顏姝的演員金孝萱本習武旦,擅於以身段描繪人物形象,多次運用水袖表演的橋段舞蹈性強烈也有獨到對劇中人物的情緒處理。

另外在窘迫避難這段,妍姝【二黃散板】盡是展現唱腔曲調的委婉大氣,音域寬廣;飾演妍姝的演員郭勝芳在梅派唱腔的基礎上有著自己的處理,端莊大方、自然流露,常用到裝飾音、顫音,唱腔中富有細膩的小腔,在演譯這段唱腔能夠自如的行腔和表演,為了貼近妍姝的年齡歲月及氣質性格,將聲音處理柔和婉轉、淋漓盡致。

臺上的暗色水墨浮雲轉為紅色,煙硝燃起、戰況膠著,軒弟奮戰下仍不敵眾兵背中一刀,原來欣慰的相聚只是南柯一夢,這時妍姝的【高撥子倒板】唱出天人永別的悲傷,這更貫串了妍姝與白居易的對話,兩人同樣歷經手足失散、陰陽相隔的苦楚,只能在夢境中追尋那永不能復返的遺憾、遇見那刻骨銘心的思念。

詩人與琵琶女的對話,開啟了以音樂為首,並導引劇情發展的變化,第一段琵琶曲富麗堂皇,表現顏姝藝冠群芳、風華正盛的璀燦時光、第二段琵琶曲冷清了許多,妍姝年華流逝、舊人失色、第三段琵琶曲更是淒涼,舞臺上只剩妍姝與代表妍姝的琵琶女。在妍姝要嫁作商人婦時第三段琵琶曲急收,顏姝與妍姝在幻夢似真的線簾中對話,搖曳的線簾似光陰荏苒,只能任由風吹飄凌,妍姝不斷告誡顏姝中白居易進入了妍姝彈奏的時空,三人的孤寂與惆悵溢於言表。

《琵琶行》以音樂為主的戲曲表演,更需要透過「聲音」的表達,以達到呼應視覺的豐富及細膩;在現代劇場演出,觀眾對於聽覺的欣賞不免提高需求,能否充分表達出戲曲演員的唱唸藝術,音響的細節調整實是關鍵,此次演出較為遺憾之處,音量調整偏向過小的狀態,在烘托演員豐富的聲音表現是略顯不足的。筆者期盼若能推敲演員和音響之間相互烘托的問題,將更能使戲曲表演的聲腔、甚而身段得到更好的情境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