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關迺忠、高雄市國樂團
時間:2018/05/06 15:0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蔡佩娟(表演藝術人士)

關迺忠為當代國樂高產量的作曲家,因曾旅居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及加拿大而有豐富的生命歷程,創作不僅多元,更時常挑戰樂器演奏的極限,其作曲風格以優美流暢的旋律見長,卻不乏高深的技巧,往往讓演奏者又愛又卻步。因喜愛台灣的風土民情,關迺忠創作不少以台灣為主題的樂曲,如《台灣風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第一樂章〈台北調〉,其創作素材為傳統的北管音樂,樂曲中生動的描繪繁華的台北夜景。此次與高雄市國樂團合作,帶來的樂曲皆是關迺忠畢生經典之作,且作曲者關迺忠更是親上舞台指揮,並邀請鄭濟民、彭苙榳、王瀅絜三位當代傑出演奏家一同協奏演出。

第一首《春思》根據山西民歌音調寫成,一共分成三段,樂曲整體輕快活潑,展現了人們對春天來臨的喜悅,如關迺忠早期的《豐年祭》一曲,氣氛熱鬧歡快,且樂曲之中表達了人民對神明的敬畏與感謝。

《第一二胡協奏曲》一曲反映了作曲家青年時代的抱負,並對美好前景的期待,雖受到當時代的磨難和挫折,但更展現其信念和風骨。在1990年代,《第一二胡協奏曲》仿若先行者,不僅考驗著演奏技巧,也考驗演奏者對樂曲轉調瞬間的轉換,而樂團伴奏部分更是吃重,和主奏似是同行,又不時穿插其中,兩者既相得益彰,又不乏各自展露其旋律、技巧的部分。此次由台北市立國樂團前任二胡首席王瀅絜協奏,其演奏技巧精湛,激昂的快板部分不僅游刃有餘,抒情的慢板旋律情感表達更是細膩,雖然整首樂曲一共三個樂章,但並不會讓人覺得冗長沉悶,反倒像是欣賞一部長篇的史詩鉅作,聽二胡歷經重重磨難與考驗,後與樂團一同取得最終勝利。

下半場的《蝴蝶夢》一曲靈感源自傳奇小說中《莊子戲妻》的故事,故事敘述莊子擔心妻子不守婦道,於是假裝死去,然後搖身一變成一白面書生調戲他的妻子,說他心口痛要吃死人的心才可痊癒,而當莊子的妻子劈開棺材想取莊子的心臟,假死的莊子此時卻從棺材中站了起來,於是妻子就被嚇死了。關迺忠自言喜歡莊子辯證的思維,卻絕不認同《戲妻》裡的做法,所以把同情都放在了那名被束縛且可憐的婦女身上。此場特邀笛子名家鄭濟民,也是當初首演《蝴蝶夢》的協奏者,時過境遷,距首演已近三十年,筆者雖無緣親見當年首演,可此次演出筆者認為鄭濟民仍是寶刀未老,笛聲輕快悠揚,抑揚頓挫之間情感轉換自如,儘管演出時出了點小意外,然而在關迺忠的指揮帶領下,仍是順利演奏完畢,也讓觀眾們放下一顆懸吊的心。

作為一代指揮與作曲大師,關迺忠的作品一直都為音樂人士所喜愛,也常在各場音樂會中演出,雖即將邁入耄耋之年,關迺忠卻仍不停地創作與演出,幾乎為了音樂界付出一輩子的心力,這一生,既是『樂過極線』,亦是『躍過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