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國際愛樂國樂團
時間:2018/08/12 19: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

文 蔡佩娟(表演藝術人士)

因為擁有共同的目標齊聚一堂,而存在心中不滅的念想是促使樂團成立並定期舉辦音樂會的主因,國際愛樂國樂團的演出不僅只是場音樂會,更是一群人的堅持與浪漫。若非堅持,自1991年就停辦的國際商專,又怎能持續直到今日;若非浪漫,畢業已久且各有事業的校友們,又怎會放下手邊的工作,並放棄悠閒的休憩時光,選擇參加每週固定的團練?究竟是音樂太過吸引人,讓人不能自拔,還是活在現實的我們需要名為音樂的嗎啡,既止痛,讓我們看見世界的不同,又體現最單純的真善美。

音樂是聽覺與視覺的綜合體,看到節目單的介紹,觀眾便對樂曲有了初步的認識,而後在欣賞音樂的同時自行想像畫面,且由音樂帶領畫面的產生。然而此次透過導聆陳昭瑋幽默風趣的介紹下,使觀眾對樂曲的認識不再只是片面,而多了點生氣,並間接與觀眾互動,活絡氣氛,讓換場時不至於感到尷尬及無趣。

上半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樂曲是《港都素描》,描繪高雄港由日出至日落的景色。一開始樂團十分寧靜,各聲部輪流演奏主旋律,而不時穿插樂曲之中的鳥鳴聲猶如喚醒晨光般,輕巧的和著旋律,此段主題旋律運用了台灣民謠「雙雁影」的音調,原曲調為當時的「流行小曲」,歌詞以秋天淒涼的景物比喻內心的寂寞和孤單,然此處,作曲者陳能濟卻轉化成對港都的讚美,讓樂曲又是另一番景色,十分抒情動人。

《牧民新歌》是作曲家簡廣易於1966年以內蒙古伊克昭盟民歌音調為素材創作的樂曲,曲風清新,並有著個性強烈的民族音樂風格。此曲既表現高亢明亮的梆笛性格,卻又兼具南方曲笛溫潤優美的特點,在指揮彭苙榳的帶領下,樂團與笛子協奏者表現相得益彰,且笛子協奏者劉進聰台風十分穩健,不論是樂曲的細節部分,或是與樂團搭配的部分,都能讓觀眾聽見演出者的專注與用心。

終曲的《瑤族舞曲》是對國際愛樂國樂團的初始成員別具意義的一首樂曲,因此曲獲得全國學生音樂比賽合奏冠軍,雖然國際商專今已不在,然而曾經存在的,並不會因此消失,且因為保持初衷,所以國際愛樂國樂團才會成立,也才會有今日的這場音樂會。《瑤族舞曲》一曲描述了瑤族人民因歡慶祭典的到來而載歌載舞的場面。樂曲為典型的三段體形式,第一段主題由高胡緩緩奏出悠靜的主旋律,然後各個樂器輪流的加入,豐富了主旋律;第二段主題旋律由笛、笙擔綱主角,既表現柔情,也具輕快俏皮的另一面貌;最後一段即主題再現,將氣氛推至高潮後結束。

欣賞完國際愛樂國樂團的演出,筆者不禁反思,的確樂團的技巧與水平無法與職業國樂團相比,然而,我卻從他們的演奏中聽見了感動。很多時候我們並不是該領域的佼佼者,但不代表我們不能以我們的方式努力,只要擁有一群有相同信念的夥伴,就能一起向前邁進,完成共同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