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國光劇團
時間:2018/09/01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文 楊敬明(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研究生)

無論在世界的哪個角落,總有這樣的一群不被認同的人:以科技產品如電腦為工具,製作網路影片為基礎,將自己所學的「傳統藝術」持續向外做文化推廣。有時同行人員會不理解他們,加以批評,認為他們使用的方式不夠堅守傳統所謂的「度」,但無論他們是透過哪種平臺,他們是具備「大膽」、「創意」、「脫離常規」的代名詞,他們就是近年來,透過網路集氣的傳播者。

新一代的臺灣京劇演員,徐挺芳、張珈羚,用《打店》的舊酒裝新瓶,首先換用截然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微電影」,以最平易近人的方式,表達著他們所面對的京劇環境,釋出人文關懷,也更成為這場武戲專場最佳的宣傳。其中他們二人戲前準備工作的艱難,自不必言說,京劇的《武松打店》,主要先必備矯健的身手、細緻的人物造型、身段運行的速度與力度及把子功的施展等……這些都是傳統戲碼主要優先呈現的功夫,而這些功夫造就了一場精妙絕倫的劇藝呈現,更是該劇可貴的價值。

場景轉至臺灣戲曲中心,大幕啟、鑼鼓響,徐挺芳以一個四六勁的緩步由下場門出場,並以一個低沉渾厚的方式唱吹腔中的:「恨蒼天屢次裡困英雄,禁大哥呼喚為何情?」來解析他飾演的武松,所面對的現實是一肚子的悶氣,但憂愁不展是心裡所處狀態,感受得出徐挺芳呈現的是內心戲而不是直接表露於外。除了唱腔之外,九零後的徐挺芳在舞臺上體現許多優點:首先是形體美,通過眾多老師教授此戲後獲得的身段元素,從對孫二娘開打表演過程,不僅手與手招式清楚,一部分的舞臺魅力來自於身段舞姿的柔美流暢,將蓋叫天先生所創立「擰麻花」的擰腰造型,完成得十分吸睛。當然要做到順暢柔美的前提必須掌握功法,此戲特別、經典之處融合了許多武術中的閃、轉、騰、挪等……這些都是演員們必備的功課。

在黑夜場景之下,伸手不見五指,首先是靠聽力、摸索,以「摸黑尋找」的動作來引領,情境之中為達到虛中有實的的表現內容,演員的「默契」十分重要,在這裡看得到徐挺芳與張珈羚,兩位青年演員透過氣息辨別出對方的身處方位,又通過眼神運用示意環境感以及內心變化,二人碰頭後在開打中能做到快、狠、準、穩中之武打特徵,可謂細緻嚴謹的展現,若沒有時間磨合,是不容易解釋雙方的戲劇衝突,在這樣共同的努力之下,使得當天雙方默契十足、精彩萬分。

戲曲在各地已邁入培養新觀眾的氣象,但如想擴大這個局面,筆者建議放大青年演員中的人際影響範圍,讓他們以新世代想法與做法,去因應戲曲傳承,多多現身說法、勇於表達新思維。傳統並不是年長一代的專屬品,需要放手給新世代,讓更多青年演員創造新的表達形式,來介紹他們所認識的京劇給現今的年輕人。當然年輕演員在積極創新、融入時下流行的傳播媒體,主動培養帶動現今時下青年了解戲曲的同時,筆者也期盼他們,舊中創新意,新中勿忘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