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法演出:吳兆南相聲劇藝社
時間:2018/09/22
地點:國軍藝文中心

文  梁陳安 (政大哲學博士)

相聲在臺灣本土或許是一個令人感覺最熟悉又最陌生的舞台表演種類。熟悉是因為大家都大概知道相聲就是兩個人在舞台上一唱一和,陌生是大部分能夠聽懂相聲的人也不多。如果把說話當成是表演藝術,在香港可能是「棟篤笑」、比附美國可能是「Talk Show」,而在中國文化圈中可能就是「相聲」了。「相聲」是一門說話藝術,需要結合演員的現場即興能力、身體力量、口條等綜合能力,專業而言是以「說、學、逗、唱」,來呈現一場撩動觀眾笑點的表演。

9月22日在國軍藝文中心,迎來劉增鍇從藝三十年的專場的相聲表演《相聲啟示錄》。專場指的並不是他從頭演到尾,而是以他出場數最多,並且皆是他親自所寫的底本(段子),作為表演的主題。作為相聲大師吳兆南的弟子,他的表演風格屬於冷面笑匠型,即大部分的節奏採取平緩溫和,但是在關鍵處都能突出諷刺性的言語,讓觀眾捧腹大笑。現場和他風格明顯不同的是李鳴宇(中廣藝術團相聲演員),李的節奏就屬於火爆型的個人風格。

從段子上看劉增鍇的表演,他內容的批評能力比目前其他的創作家都來得強,而且直接見血,比如他會開陳水扁的玩笑、諷刺當代年輕人和寵物之間的主奴關係對調、兩性關係的辯證、對有錢的不切實際幻想等等,反映了臺灣這三四十年來的經濟、政治、文化問題。一個正真好的相聲,不是滿足教育功能,而是在輕鬆的氣氛中討論嚴肅的問題,從表演中向觀眾呈現社會癥結。筆者認為藝術不必然為批判社會時事,但是筆者欣賞這位觀察社會的相聲藝術家——劉增鍇。這種表演也只有在現在的台灣,這樣言論自由、政府不插手藝術之土地,才容許這樣的藝術家誕生。

此表演的最後一場是《十八相送》,是劉増鍇少見的群口相聲。表演陣容中特別請來了京劇小天后黃宇琳客串表演。黃宇琳戲曲功底一流,表演唱段時便不再是一般相聲中的「學」而是真功夫的唱,臺下如雷掌聲。經樊光耀編排後,此劇已經相當成熟,節奏的輕重緩急都精心設計,是壓軸的一齣好戲。

總體而言,這次的相聲專場相當地成功以及用心,並且呈現了劉老師多個具有代表性的段子,讓人淚中帶笑。相聲這門藝術,具有一定的文化門檻,在教育程度持續往上提升的台灣,期待它能夠持續在這篇土地發光發熱,發展出臺灣的相聲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