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
時間:2018/9/22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盛婕(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研究生)

日前,由英國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最新力作《無盡的終章》(Grand Finale)在國家戲劇院落幕,震撼的音樂、迷幻的舞台、動靜結合的舞者與音樂家、還有那始終不曾離棄的每個人心中的那道「牆」,腦海裡不停閃出舞作的各種畫面,張牙舞抓、優美恬靜,讓人觀賞後直至入睡前都難以平靜。

編舞家創作出一個自由墜落的幻景,喚起一個與世界本身相悖,充滿無政府主義能量和暴力喜劇的另一個世界,呈現這壓抑不住的精神。世界無窮無盡,世間萬物所有的東西都看似要瓦解,但是又會重獲新生,生命週期和進化,不斷反覆迴圈,終而復始,感覺上是永無止境的如同一曲永無休止的終章。

坐在堂皇的戲劇廳,在當觀眾準時試著進入觀演狀態時刻,舞台突然漆黑一團,現場鴉雀無聲,立馬把人帶入到一種緊張又期待的狀態。此時、黑暗讓人感到興奮不已。

首先進入眼簾的是舞台中的巨大的牆,極簡的舞台設計讓筆者在觀看的同時不由自主的產生聯想,它可以是舞台時空性的設計也可視為現代人在社會中的一種囚禁,充滿著霧氣的舞台又極度散發著人們心中一種莫名的迷茫和徬徨,隨著音樂的層次遞進,舞者們的動作似乎進入了一種不知所措的癲狂,好似在尋找又好似找到了,音樂鋪成中伴隨著音樂家們內心的柔軟,不僅讓人想問:當人們經歷過生與死、愛與恨、權利與義務等的潮起潮落之後,是否能再笑傲江湖?活著的意義為何,尤為重要,發人深省。

編舞家擁有獨特編舞風格,充滿生猛爆發力的肢體在宛如爆發前的吶喊中,又留有一絲柔軟相互呼應,彼此糾葛。舞者們時而抖動著手腳、時而又宛如柔波、動作中訴說著悲傷和徬徨、諷刺與掙扎、寂靜與震撼無時不刻的渲染著周遭的環境,在時空與時空間穿梭的舞者把觀眾又帶入似是而非的幻境,監獄中的規訓、小酒館的放蕩、象徵著屍體堆疊的山丘又不得不讓人思考著在權利關係的控制中,我們爆發吶喊過內心的壓抑後,剩下的日子該如何抉擇?

也許本就不該尋找答案,就如《無盡的終章》的主旨,生命本就是一場週而復始的輪迴,沒有答案。在經典的舞蹈肢體和編排手法背後,留下的是讓每一個觀眾都可以結合自己的社會經歷,從作品中獲得那份獨特的生命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