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吉博‧瓦格、尚-菲利佩‧柯拉德與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時間:2018/09/21 19:30
地點:臺北國家音樂廳

文   武文堯(專案評論人)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首席指揮瓦格(Gilbert Varg)自2013年上任,至今已有五年的時間。走過多個樂季,經歷了與團員的磨合期、與市政單位的溝通、協調,瓦格與市交已是一個讓人感到放心、喜悅的組合。有瓦格指揮的演出,市交往往能在其細膩、嚴格的帶領下,演奏出超水準、令樂迷朋友們驚艷的演出。這場《法蘭西-黃金印象》音樂會邀請到法國知名鋼琴家柯拉德(Jean-Philippe Collard)與樂團協奏兩首經典的法國作品:佛瑞為鋼琴與管弦樂團寫的《敘事曲》(Fauré:Ballade pour piano et orchestre),以及拉威爾膾炙人口的《D大調左手鋼琴協奏曲》(Ravel:Concerto pour la main gauche, M. 82 )。柯拉德與瓦格曾在2014年與北市交合作過聖賞斯的鋼琴協奏曲,此次相同的組合於國家音樂廳再度同台,彼此的默契當然更上層樓。

「柯拉德在我心目中是最有魅力的鋼琴家,有典型的法國氣質,優雅富有詩意……他是我所認為當代樂壇法國風格的代表」,與柯拉德有過多次合作經驗的瓦格如此說道。這位樸實、低調的鋼琴家,將佛瑞音樂中細膩的線條、柔和的音色做了相當迷人的詮釋,佛瑞音樂中特有的、受到德國音樂影響而廣泛使用的半音(Chromatic),轉化成法蘭西式的音樂語彙,成為柔和、飄逸般的旋律。極為細緻的色彩變化,不單是大聲與小聲的分別,柯拉德彈出恰到好處、細緻的層次,就像是高級的法國香水般,在同一種香味的基調中,卻有著不同的變化。《敘事曲》開頭像是「前香」,優雅的開展;隨後比較不穩定、發展的段落,就像「中香」,開始了全曲大致的基調;樂曲最後結尾的連串琶音,宛如「後香」一般持續發酵,讓音樂廳沈浸在一種溫暖、幸福的餘韻中。

拉威爾的《D大調左手鋼琴協奏曲》則呈現了截然不同的風格。這首作品堪稱鋼琴協奏曲中的經典之作,也是拉威爾兩首鋼琴協奏曲中具有高度知名度的。如曲名所示,此曲只使用了左手彈奏,背後的故事十分為人樂道:奧地利鋼琴家維根斯坦(Paul Wittgenstein)於一次世界大戰中失去了右手,不過他卻不想放棄鋼琴演奏事業,而委託了當時樂界十分有名的幾位作曲家為他譜寫單手的作品。委託的作品除了拉威爾的此協奏曲外(拉威爾還創作了為左手的幾首練習曲),還包括了柯拉德於音樂會安可曲彈奏的史克里雅賓(A. Scriabin)《夜曲》(作品9-2)、普羅柯耶夫、亨德密特等多首樂曲。拉威爾《D大調左手鋼琴協奏曲》為單樂章形式,結構卻相當龐大,甚至混雜了爵士(Jazz)樂段,音響豐富、節奏複雜,不只考驗了獨奏者的功力,也讓樂團必須戰戰兢兢,才能正確的與獨奏者配合。雖然只用了左手,然而鋼琴的音響卻一點都不會單薄,相反的,看(聽)見柯拉德只用單手就能彈出如此豐厚的和聲,靈活的五隻手指頭卻能於八十八個琴鍵上飛馳,柯拉德那彷彿有魔力的手,可以彈出雷霆萬鈞、排山倒海的氣勢,可以彈奏抒情的歌唱性旋律,更能將爵士的特性如實發揮,這是老鋼琴家的深厚底蘊與紮實技巧的展現。

這場音樂會不只是鋼琴家的表現精彩,瓦格指揮的北市交更是令筆者驚喜—原來市交有著如此的潛力與實力!上半場佛瑞的音樂,樂團稱職的為鋼琴伴奏;樂團在拉威爾的協奏曲就顯得相當重要了,那不斷變換的節奏與樂團營造出來的種種音色、聲響,都在瓦格的仔細處理中一一呈現。下半場法蘭克《D小調交響曲》(César Franck:Symphony in D Minor)是一次完整度極高、相當難得的優異詮釋。筆者聽得出來瓦格與市交應該經過多次嚴格的排練,才能有這樣的成果。弦樂統一的樂句起伏,與管樂經過充分調和的音色,構成良好的平衡,管弦樂緊密的交融,緊跟著指揮的呼吸。第一樂章開始的沈穩導奏,過渡到呈示部第一主題的流動、亢奮,做了精彩的處理。第二樂章英國管漂亮的獨奏,讓聽眾見識到市交團員優異的演奏水準。整首樂曲雖帶有法式特色,不過作曲家卻是受到德國音樂的刺激與影響,銅管的份量加重與大量不和諧音、跳進與半音的使用,導致此首作品事實上是具有德國音樂的效果。瓦格清楚的掌握了此曲的精神,做出了一次具有說服力的演繹。法國音樂常用的「循環曲式」(cyclic form)手法,也運用在法蘭克的此交響曲中,一再重複的幾個主題不斷變化、發展,經過瓦格的梳理,顯得環環相扣、前後呼應。瓦格對於此曲的得心應手,以及與北市交的良好默契,在此場音樂會中又得到了一次應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