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柳春春劇社
時間:2018/10/06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林冠廷(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在學生)

十九世紀末,日本政府於甲午戰爭中戰勝大清政府,並且在簽訂馬關條約後於臺灣展開為期五十年的統治。二十世紀三零年代,日本政府實施南進政策,積極向南擴張。臺灣因為其「帝國之南、南洋之北」的戰略考量,理所當然成為日本連結帝國與南洋的南進基地。然而,臺灣對於「南洋」一詞也因為其中間過渡的地理位置,有著更加若即若離的關係與記憶。

臺灣屬於南洋嗎?除了臺灣大學椰林大道上的大王椰子以外,臺灣曾經隸屬南洋的圖騰似乎已經隱褪甚至消失。那麼,南洋究竟在何處、是何樣?沙灘?棕櫚?叢林?痢疾?種種似乎都暗示著對於南洋的典型刻板想像。然而,在《南洋情報交換所》中,導演兼舞台設計的區秀詒試圖與觀眾保持如臺灣與南洋之間又近又遠的曖昧距離,以投影字幕、聲光音效、演員肢體,呈現兩種看似對立的南洋形象,刺激觀眾挑戰、思考並翻轉自己潛意識中的南洋符碼。

《南洋情報交換所》的舞臺以「島嶼、擂台」為設計發想,在一高起的平臺之上開設三個可以自由進出的洞口,而臺灣情報員(鄭志忠飾)與南島原住民(Ayam Fared飾)就在其中穴居而活。雙關性質濃厚的舞臺設計雖然富有新意,在其上也的確可以看見南洋多元面向的交鋒,但演出中後段即兀然垂吊的木板在一個大量倚賴肢體表演與投影字幕前進的演出中實屬遮蔽視線之龐然大物。而不清晰的劇情字幕、不同步的翻譯字幕等,也嚴重造成觀眾理解此劇的困難。舞臺設計雖然試圖創造多方南洋形象交流對話之場域,但缺失大得令人難以忽視,非常可惜。

令人驚豔與讚許的是《南洋情報交換所》中兩位演員駕輕就熟的肢體控制。此劇將代表帝國主義南洋想像的臺灣情報員與代表地方主義南洋形象的南島原住民放入二戰末期的南方島嶼。角色之間的語言隔閡使得劇情不得不以肢體表演推進。然而,開演時情報員封閉、疑懼的肢體語言與原住民開放、好奇的舞蹈表演在演員的精準控制下立刻行程鮮明對比,角色衝突也在缺乏語言的幽微處境下成功顯形並拉抬。當衝突攀升至頂點時,也就是情報員與原住民在肉搏戰後短暫合而為一時,兩位演員亦柔亦剛、收放自如的表演或許可以視為帝國主義與地方主義的和解與共存。在那個時刻,兩位演員就是南洋的思考與想像本身,曾經親密抑或陌生地分合,呈現的都是真實卻不單一的南洋。

開演時,黑色布帷內兩名演員跪行旋繞,搭配時起時落的閃燈與雷聲,帶領觀眾穿越風雨交加的海面,進入遙遠的南方島嶼。布帷拉起,情報員與原住民看似被永恆且孤獨地滯留在南方島嶼上動彈不得。在竭盡所能地靠近與分離以後,同樣一塊黑色布帷將兩者原封不動地封起,觀眾也退出遙遠的南方島嶼。南洋的思考與想像可能從來就無窮無盡,人們只能以永恆地再思考與再想像作為創造與回應,而新的發現又再激盪新的創造與回應——就如同《南洋情報交換所》中那些遙遠國度的典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