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灣歌仔戲班劇團
時間:2012/06/30 19:0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 紀慧玲

台灣歌仔戲班推出一系列活戲劇目,《楊乃武與小白菜》因影視改編多,時人通曉,受到一定矚目。此劇劇情梗脈大柢依冤案本身,只是將楊乃武與小白菜二人關連戲劇性地改為青梅竹馬初戀對象,因而埋下寫藥單救小白菜之夫葛小大,卻遭劉知府之子劉子和設計改換毒藥,致誣陷入獄云云。全齣台數近二十,娓娓道來,巧遇、構陷都流於套數,人情世故未見合理通達之處亦多,全劇堪賞之最首推小白菜,戲名雖掛二人,但實則儼如旦角戲,林美香飾演的小白菜充分發揮其所擅長的【都馬調】,整場音樂配曲亦高潮迭起,最後一台小白菜與楊乃武(王蘭花飾)二人對唱,連尬數十句【都馬】轉【七字】,一氣呵成,最為精彩。

從《楊乃武與小白菜》一劇來看歌仔戲保留劇目,充分顯示歌仔戲移植他種劇本、甚至電影,早蔚為傳統。台灣歌仔戲班在節目單上寫明,「本劇採用內台戲時代『明雅歌劇團』版本」,由沈花梅(飾劉知府)講戲。沈花梅即明雅歌劇團當家主力,1960年代末,《楊乃武與小白菜》大概仍見於舞台,而今展現於觀眾眼前的,小白菜出場時演唱的【小白菜】及繡衣時演唱【繡荷包】,都可見移自地方戲小調的遺緒。

然則,這類時事戲,固以社會寫實、時事奇案號召,但「嶄頭」(精彩段落)很難勝出於古冊戲,可觀處不多。人物塑造或許受篇幅所限,也未能深化。全劇最堪玩賞的就屬唱腔。相較於《劉備招親》人物、情節緊湊立體,《楊乃武與小白菜》敘事雖流於冗長雜瑣,但全劇鋪墊的唱腔飽滿,形成另一個欣賞趣味。就以最後一台獄中告白來看,小白菜、楊乃武兩人放下心防,盡吐冤曲,飾演者林美春與王蘭花兩人亦唱工畢現,展現敘事曲文能耐。只是,據後見之明透露,這段對唱的唱詞是事先寫就的,已非臨時即興托口而出。固然這並非值得大驚小怪,更不需加以貶值,但如以「想像力」復原,內台時期真正考驗演員即席編詞能力的,大概就屬這類長段「互咬」的精彩唱段。林美香、王蘭花兩人一來一往,唱腔綿延,配上劉文亮的主胡托腔,這段唱段令人聽得耳酣眼熱。在兩人後面做戲的順天府爺(呂瓊珷飾),佯裝躲在屋桁上偷聽,做盡了戲,差不多都要無身段可「掰」了,可見這段唱腔如何綿長,如何唱盡曲文之美。

一系列的活戲演出,除了讓觀眾重新品聆劇目,欣賞歌仔戲唱唸做表之美,也讓觀眾再次見識歌仔戲臥虎藏龍一幫好人才。王秋冠的丑、末靈活刁鑽,王秀文忽而生角忽而旦角,謝麗真端莊秀雅,沈花梅演人物最傳神,陳麗紅一身慓俐神采飛揚,呂瓊珷創造力十足,杜玉琴坐鎮全場,即使青年演員亦十分盡責盡力。歌仔戲復歸演員劇場,此乃活戲最大意義,也最引人沈思迴旋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