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12/09/01 19:3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 紀慧玲

《Mackie踹共沒?》是一心戲劇團獲臺北藝術節邀請指定創作的新作,改編自布萊希特(Brecht)《三便士歌劇》(Threepenny Opera)。為何題名「Mackie」?因為原劇主角江洋大盜名喚Mackie(但本劇同一人物是莫浩然);何為「踹共」?熟悉網民話語的人當知就是「出來講」的諧音。洋文與網路文放在一起,歌仔戲老觀眾能知曉幾分?想必一心的戲迷不會「粉」在乎,只有稍知道一點布萊希特的觀眾(如本人)會好奇:這齣戲拿著老布的招牌,Mackie、賣雞、未記……玩鬧了半天,到底是「講出來了什麼」?

從宣傳語來看,節目冊及字幕分別出現摩登歌仔戲、胡撇仔、跨文化改編、羅生門、反布萊希特等語詞,顯然,前者是顧及歌仔戲觀眾感受,後者則是知識階層創作的嚴肅動機,但整晚演出觀賞下來,這些語詞一點兒也進不到腦袋。快節奏的轉場、詼諧的對白、稍為出格但不失趣味的誇張肢體、時而前進時而倒退的時間結構…整體構成的無非就是齣喜鬧劇。如果說,改編本有貼近布萊希特原劇對金錢勢力的諷刺與撻伐,那麼,《Mackie踹共沒?》最值得肯定的是,將「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階級批判,一改變成了「上欺下瞞、騙術治國」的政治嘲諷。這番嘲弄放在今天的台灣特別讓人有感,因此,劇中出現:沒有水池擱銀子、現任總統一關三年還不准保外就醫、財團、煽動群眾、抗議…等對白,觀眾席立即爆出轟堂笑聲與掌聲。編劇劉建幗雖為新秀,但掌握戲劇衝突、爆點,以及內在的關懷與觀點,不見生澀,老練又帶著青年的反叛,值得期待。

但上述這些分析,多少還是抽絲剝繭、仔細回想之後,才得出的見解。在觀戲時,《Mackie踹共?》更多時候像是一則財團老大為搶回女兒,與官方營盤勾結,最後,升官的升官、封賞的封賞、賺錢的繼續賺錢的江湖怪譚。之所以無法清楚識別創作者(深刻)意圖,原因可能在於故事主軸被戲分均等的人物瓜取分散,以及過於跳躍的時間序紊亂了觀戲線索,讓觀眾忙於欣賞「演技」,已來不及思辨其中深意。黑白兩道通吃的捕頭(陳子強飾)、江湖大盜(孫詩詠飾)、財團老大(孫詩佩飾)分量已不輕,但時不時出現的說書人、神祕客,又突兀地出現,說著高人祕語,揭示著全劇最深沈的主題:真相是什麼?這是導演有意援用布萊希特「疏離」觀念安排的局外人,但就效果上,卻有多此一舉之嫌。正如劇中不斷尋找mackie這號從頭到尾沒有出現的人物,讓觀眾一頭霚水,而官商勾結、騙術治國的諷刺早就藉著劇情鋪陳完成,如此再拉高題旨,探討「政治真相」或「眼見為憑」的真假,反倒讓主軸搖擺,失去了諷刺到底的辛辣力道。

導演劉守曜雖是前衛小劇場出身,這次謹守戲曲格式,除了說書人的安排外,完全尊重演員劇場,以表演為重,並且充分地讓戲劇節奏高度流暢,轉場乾淨俐落。音樂分量不輕,顯然意圖追循原劇音樂劇風格,但曲式風格多變,唱段短促,較難有深刻印象。服裝不失創意,只可惜忽略了兩位旦角。舞台設計像短劇,道具拆卸變化令人莞爾。

全劇最醒目的仍屬演員。久違歌仔戲舞台的陳子強,工架漂亮,只需加強唱唸氣口。氣質小生孫詩詠演出了風流況味(還模倣王識賢抖肩!)。百變小生孫詩佩火力全開,瀟灑詮釋老丑,令人拍案叫好。苦旦孫麗惠放下身段,改型潑辣。新小旦陳昭薇身段邊式優美。其他演員亦充分有所「表」現。這是齣借布萊希特的本,裝進歌仔戲袋子的舊瓶新酒,疏不疏離無關宏旨,觀眾融入演員表演,盡情欣賞「戲」味。Mackie是誰更不重要。唯一可辨識的就是,這是一心,一個可以磨練,能被激發潛能的年輕歌仔戲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