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12/09/02 14:30
地點:台北市大稻埕戲苑

文 黃佳文

一心戲劇團歷經多年的耕耘、培植已有所成,其成果在凋敝的戲曲圃壤中顯得格外茁壯,不僅開拓新戲路,也嘗試融入有別於傳統戲曲的劇場藝術,將歌仔戲重新包裝再展現,自《買官記》、《狂魂》可見其試驗的跡象,《Mackie踹共沒?》更在前作的嘗試上,一轉過往歌仔戲演出而成就出「融合當代與本土氣息的胡撇仔戲」。

《Mackie踹共沒?》改編自布萊希特《三便士歌劇》,但通過一心戲劇團固定班底的策劃、製作,成就一部不失傳統風味又別具新意的歌仔戲;令人可喜的是,全劇在音樂、舞蹈、肢體動作的搭配上,有著突出但不搶盡丰采的表現,可見導演劉守曜掌控場面的功力,誘發演員流暢自然地演出;而音樂設計何玉光在早先幾部劇作累積了編創成果後,憑其識見通過音樂協調歌舞場面,可見其設計之用心,其團隊成員人數雖少但能獨當一面,串聯傳統曲調與時興新曲的音符,突破音樂的限界而奏出新聲,著實居功不小。

當然,我們不能忽略編劇劉建幗的巧思,其所構設的人物、情節在原作基礎上翻新,改以詼諧趣味的調性來演繹故事,逗弄多數觀眾的愉悅情緒,在劇中亦相當直接地嘲諷、挖苦社會時局及有關人事,舉凡帝寶、財團、搜查票、保外就醫等詞彙,其背後所含括的問題值得大眾省思。就全劇而言,劇情的安排及笑點的鋪設很有劉建幗的風格,構思頗為全面的《Mackie踹共沒?》,預留給導演詮釋的空間則顯得有限。

《Mackie踹共沒?》面對許多觀眾無疑是部有趣的作品,但不禁要問這齣戲該笑嗎?全劇所反映的是臺灣的社會問題,編劇極盡所能嘲諷官員、商紳舞弊瀆職,讓觀眾認清「什麼時代這等悲哀」,民眾本該難過、氣憤,為何反倒一笑置之?笑,能否解決問題?這也凸顯了民眾在娛樂的當下早已習慣漠視社會問題,這或許是編劇所安排的一個隱藏式警訊,若臺下的觀眾是居銜的官員、商紳如何笑得出來?

就演員表現而言,孫詩珮在《買官記》中的磨練,使其在《Mackie踹共》錢老闆一角,老生的唱腔及逗趣的表演相得益彰;飾演莫浩然的孫詩詠偕其閃亮丰采登臺,表演方式也有所突破,與虎捕頭陳子強等人的互動過程中尤顯機趣。不過孫麗惠、陳昭薇的表演,或因劇情安排著重在官、商、盜所致,使其表現泥於俗套而相形失色。

一心戲劇團近幾年所推出的作品,在劉建幗、何玉光等合作夥伴操刀下,開創出不同以往的新戲路,也嘗試跨文化改編,但就改編的成果而言,移時易地之外,劇情內涵應能切合台灣社會文化,這是許多劇團皆應留意之要緊處,而在改編過程中,也該關照這塊土地上的人情世故,戲劇作品不該過度趣味娛樂而減消了原劇的旨趣。當然,在當前的藝文圃壤中,觀眾是否捧場是劇團所在意的重點,以笑料為賣點不失為一種號召,如何拿捏趣味與意涵成了每個劇團所必須認真思考、面對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