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角頭音樂
時間:2012/09/08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魏琬容

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第二集《拉麥可》在國家劇院演出,主打Amis Musical 阿美族音樂劇。以阿美族制度巴卡路奈為背景,敘述一個在台北模仿麥可傑克森四處比賽的舞者嘎造,在一次比賽失利後回到家鄉。家鄉的學生正贏了全國舞蹈比賽初賽,正往決賽邁進。指導老師黃莉主張秀出原住民的傳統應該以傳統舞出賽,可學生們躍躍欲試想要以街舞比賽,夢想著如果以街舞贏得比賽,就可以說服長老把這個年齡階層命名為「拉麥可」,於是學生們偷偷找上嘎造拜託他指導,故事由此展開。藉由舞蹈比賽,編導丟出一個大哉問:「什麼是傳統?什麼是自我?」

學生們想要用街舞來比賽,老師認為「原住民就是要跳傳統舞啊!」,再加上一個在台北以 (別人的)街舞四處打拼的青年,三方交錯,可以呈現一個非常獨特有趣的自我/傳統辯論,可惜,劇中的衝突與冰釋均是輕描淡寫,該說的沒有說清楚,不該說的倒是說了很多,大部分的安排均可再精簡一點。

由形式來看,《拉麥可》意圖融合電影與劇場在同一個空間中。簡單來說即是「劇場做不到的,讓電影表達」,劇場和電影的結合可以發揮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何時劇場?何時電影?電影與劇場兩種形式的拉鋸,犧牲了節奏,恐怕兩位編導要再回去琢磨琢磨。

一開始木雕師傅扛著木頭從觀眾席緩緩步上台階,走入舞台黑暗處,螢幕上緊接出現木雕師傅大特寫,從比腰粗的木樁削出兩根小指大小的小棒子,手一滑,棒子掉落,舞台上的指揮伸手抓住,走向樂團開始指揮,全場微笑。

這,是舞台與電影交互運用極好的一幕。可惜是唯一一個較為的成功運用。大部分的時候電影與劇場均互相干擾,觀眾讀不出來「為什麼這時候用銀幕表現」、「這時候用劇場演員表現」。曲和曲之間,幕與幕中間均以暗場帶過,拖慢了全劇節奏,於是整場顯得零散。有幾首歌的穿插特勉強,歌曲與劇情之間並不緊密,各走各的調。 贈項鍊(電影)一段突然接歌頌上帝恩典(劇場),縫製比賽舞衣(電影)接彩虹衣(劇場),均顯得突兀,導演顯然需要解釋。

一般而言,musical 的上半場最後一首應該是個大勾子,把上半場的情緒推到最高同時也勾著下半場的劇情發展。但上半場最後一支曲目【戰舞】編舞張力不足,將兩個角色黃莉老師和嘎造老師之間原有的張力大大弱化,看不到黃莉和嘎造之間的立場堅持,也看不到他們兩個各自的專長,理論上來說黃莉堅持傳統,嘎造認為街舞也可以是比賽元素,那麼兩人終於正面對決時,應該會是傳統與街舞一爭長短的重要場景。但是【戰舞】蒼白無力,反倒把好不容易堆疊起來的氣氛消融殆盡。也許編導刻意營造一種反高潮的「音樂劇」,不打算依存一般musical 的公式?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釋。

下半場的劇情毫無意外的按照預期中發展,嘎造跟黃莉大和解,由嘎造帶領學生出賽。整場音樂劇在學生歡樂演出中結束。謝幕後,昊恩邀請參與《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的人員上台,頓時,國家劇院彷彿變成一個山野中的廣場,氣氛和樂,每個音符都可以上達天聽,安可變成全場最令人享受的部份,儘管前面節奏太慢或表現不夠完美,但這個無敵和樂大家歡唱的橋段讓觀眾都微笑出場。

雖說如此,我依舊想跟兩位編導建議「好好商量一下(或打個架)讓整個劇的形式/內容獲得最好搭配好嗎?」畢竟,有電影有阿美族傳統舞有好歌喉有好舞技有一個值得發展的故事,卻未能炒出一盤好菜,實在是太可惜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