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HuiDance匯舞集
時間:2012/10/21 14:30
地點:台北藝術大學展演藝術中心 舞蹈廳

文 李時雍

「我的根在那裡,所以我必須回去。」這是蔡慧貞決定回到故鄉台灣台南創辦HuiDance匯舞集之後,每每接受訪問時所提及的話。從台北到巴黎,再到瑞士伯恩芭蕾舞團;從雲門身體到《Cindy》的歌舞劇風格,《Momo》的芭蕾舞劇,蔡慧貞終於今年6月伯恩告別演出之後,與特約編舞家Francesco D’Astici(Coco)「回家」,投入匯舞集創團創作。

而對於根(root)的情感動機,遂成為蔡慧貞這次編創主題的路徑(route)。早在伯恩階段的多支舞作中亦已潛藏:《Into Dust》背幕上枝身不斷歧岔生長,而群舞者彷若從土泥裡冒出,與風擺盪,如葉飄落;《Roots》裡在心臟搏動的音響裡,獨舞者植根於原地震顫般的呼吸和延展;尤其另一段舞者在鏡門前無可阻擋地被拉往門後的畫面,更成為《門》接續展開的主體意象。

從根與路,路到《門》,視覺上舞台以簡約的一道簾幕作為台前後的區隔,並以影像和光畫出不同的空間象徵範圍,簾上的門啟開,三個飾「靈」的舞者以曲扭詭祕的姿態穿過門外,並在段落中扮演凝視的角色或構成敘事的框架 。而慧貞等三個主要角色像被棄擲至門外在路上,幾個段落「當黎明中甦醒」、「單行的猶疑」、「等待」、「生命風景」中若即若離,互有關係卻更多時候依然是各自在空間中惶惑找尋的單行者,腳步測探異境般空間,以手為圈隻眼窺探門外。

在九月底曾與蔡慧貞和Coco,及他們的好友,作家尉任之、影像設計張博智在紫藤廬進行一場與談。當時《門》在台南首演過後,台北演前,我則從概念影片中先見到此齣舞作的視覺形象。在東方式主題音樂的鼓點和弦樂的曲式中,飾「靈」的舞者和三個主角在落滿枯葉,兩排木造矮房的狹仄廊道上穿行。記得那時我注意到更多是門與路的關係。

而在台北場後,令我感到有意思的卻是此作中對舞蹈身體和關係形式的關注,充滿對根與路徑的想望和回歸。然而也正是對於主題的根植,使作品本身編排上極為嚴謹精確但少了一點得以「猶疑」的空間;前後台以簾幕的區劃限定了動線,角色設定使得舞者之間的關係若有受限,也因其主旨設計,使得動作發展上限於舞台上的找尋和徘徊情緒。另一方面,卻也正是在此執意猶疑之處,得以感受到蔡慧貞在《門》作中欲貫注的想望和情感,因此它不是例如她的《Lost in the motions》 或《Been Monitored》那樣的融匯了當代城市感受與身體經驗之作,而成為一次純粹為「回家」之作、之路。

啟開門,蔡慧貞走了好長的路回到這裡,根的這裡,帶著身上各種銘記的路徑。她在創團匯舞集時如此說明:「『匯』代表聚集。」從家的歸返再出發,在《門》之後,期待她們接下展開如枝身愈加歧岔多樣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