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黃翊.胡鑑
時間:2012/09/30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黃宛茹

「舞蹈秋天」今年邀請了一位年輕且具有實力的舞蹈新銳編舞家黃翊,以《雙黃線》為秋天的舞蹈表演更添一抹氣息。作品《雙黃線》如同這個季節一樣秋天,抑鬱的氛圍、深沉的語彙以及充滿難以言喻的肢體。經由雙人舞及一架鋼琴詮釋,讓觀眾不需看節目單,也能一起感同身受這憂傷的秋天。簡約的舞台、昏暗的燈光,更突顯出舞者的孤寂。這是《低語》的延續,將作品拉回編舞者本身,不以五光十色的燈光效果來訴說,取而代之的是,乾淨俐落的舞台來表現快樂、孤獨、期待與失落。

現代舞作品不斷推陳出新,頻頻向現代科技相互挑戰,激發出更多不同的火花,似乎將現代舞邁向跨界作品才是個發展目標。如《早餐時刻》亦將大螢幕搬上了舞台,呈現出別出心裁的舞蹈作品。而《雙黃線》非但沒有朝向「科技路線」,甚至回歸到「舞蹈、舞者」本身,從肢體中去表現更深沉的境界。跳脫了現代舞蹈市場,反其道而行是不是很冒險呢?雖然黃翊擅長於結合舞蹈肢體與影像的多層次表現,但這回,卻跳脫現代科技的框架,回歸到根本──舞者與鋼琴,就如同在未加以裝飾的排練室一樣純粹。黃翊也說:「這是場『不插電演出』。」沒有科技聲光效果,僅有麥克風的收音。這場不插電的演出,正也是吸引筆者進劇場觀舞的原因之一。

整場舞作以鋼琴現場伴奏,開頭由琴聲帶起,一段和聲反覆進行。穿著西裝的舞者,對於現代舞的詮釋更添增些難度。這一身西裝,就如同一般外人所見,良好形象的表徵。但卻渾然不知,這席西裝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才正要開始。舞者將自己重重的跌落,來來回回、反反覆覆。然而,這西裝卻無法掩飾筆者所感受到那背後的痛。合身的西裝也沒讓舞者失於詮釋內在身處的情感,反倒是呈現出更強烈的對比。在束縛之下的痛,更是強大。內心情感的交錯,交由兩位舞者在鋼琴邊的肢體對話。對話不僅包括了琴聲的呼應對答,舞者間始終以一種交錯的姿態,穿梭於彼此之間。這是一個人的內心交錯?亦或者是兩人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呢?再再將編舞者的內心坦蕩蕩的呈現於觀眾眼前。唯美中不足是受限於舞台,坐在鋼琴椅子的正後方觀眾,在這個段落無法完全地看見舞者的肢體對答,而是觀看舞者的背影,實在略為可惜,錯失這精采的片段。

《雙黃線》的舞者在舞作中做了很多嘗試,但嘗試中又不失原味。以聲音藝術、彈琴等,最後還運用歌聲來將情感的詮釋更到位,這些都是不能忽視舞者對其舞作的用心,以及採用最真實的一面來呈現貼近舞者的內在。看完這齣舞作,似乎也讓觀眾去察覺自己那不願被碰觸的灰色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