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蒂摩爾古薪舞集
時間:2012/10/19 19:30
地點: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281展演場

文 戴君安

繼《勇士》與《戀念百合》之後,蒂摩爾古薪舞集於2012年推出的《kavulungan‧會呼吸的森林》再度呈現關懷斯土斯民的跨藝展演。如過往般,那源自Tjimur(三地門的古老族名),宛若靈動的氣韻,總是在演出的場子裡縈繞徘徊,每每簇擁著原動的曠野慾力,渲染整場演出。但這回,向來只待在場邊,或引吭、或低嘆的吟唱者,也跳入舞動的行列;傾力躍動的男舞者,時而也吹起鼻笛;藝術總監及舞蹈編導也都加入演出的行列。這似乎說明,讓深山裡的森林,可以再度自由呼吸,是一件多麼重大的使命,必須如此幾乎令人窒息的、全體動員的發出呼聲。

視覺上,不變的是幻化自排灣族的琉璃珠的光影,以及不時悠然啟動的四步舞;而改變的是更多摻揉了當代時尚觸感的服飾,以及滲入前衛風采的造型。不變的方面,還有編舞家巴魯.瑪迪霖的貫律,再次展露其獨特的衝突美感。尤其當他現身於舞台上時,從他瘦小的身軀,施放出的龐大能量,既呈現優柔的拉扯,又充滿剽悍的撞擊。而這樣的拉扯與撞擊,也展現在舞者葉麗娟的肢體動形,她既具有秀麗的芭蕾腳型,也擁有屈張自如的身影,她的舞動,也是衝突美感的例證。

樂聲設計上,蒙古大漠的呼麥聲浪,混融著排灣的族音,亦是悠然的衝突並陳。但在處處衝突下,廖怡馨和許筑媛的一段合體演出,卻表露了無可言喻的圓融與暢達。以上種種外,其他如來自推車上蜷伏堆疊的形體的氣息、削鉛筆機的捲動聲以及洋溢場內的芬多精等,也豐厚了聽覺與嗅覺的層次感。

然而,當激進嘶吼的肢體碰撞意象,在長時間的持續之後,不僅造成觀者的視覺疲乏,也多少造成表演者的張力疲乏。或許,再多些緩和的步調,或靜謐的片段,不但能讓舞者與觀者都能獲得更充分的喘息,也能讓激昂時的情緒更具張力。此外,悠揚的鼻笛,雖然在每一齣製作中都不曾缺席,但也都僅止於綴飾之意。這個賦予排灣族特殊生命意義的樂器,似乎可以給它多一些活化的生機,就像傳統的四步舞靈巧的並存在抽象的現代舞步中一般。

看來這齣對大武山的誠摯禮敬與呼籲自省的展演,著實對蠻橫文明的濫墾、濫伐起了極大的控告,也泣訴了來自山林的子民,深切的渴盼。所以,換個角度想,那令人感到窒息緊繃的氛圍,是否正在警示我們,那就是山林的感受,藉由舞者們疲累的軀體,顫慄的吶喊:還給大武山一座會呼吸的森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