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索拉舞蹈空間
時間:2012/12/01 19: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文 戴君安

索拉舞蹈空間今年的新製作《〞離〞生活近一點》在台南市的小劇場,對上在隔壁演藝廳盛大上演《黃金海賊王》的金枝演社,仍能填滿半成以上的觀眾席,應該也算是成績不錯的票房。

台南市的原生劇場,顯然不是這一場製作原先預設的空間,看來像是將小型鏡框式舞台演出的作品,搬到黑盒子裡一般,使得部分的段落,諸如舞者們站在假想的翼幕裡等著出場的片刻,顯得有些突兀。實際上,演出空間的限制總是難免存在,如果可能的話,順應空間稍作修改,應該不失作品原貌,且能讓演出更具完整性。

今年的舞者們有舊面孔也有新面孔,新血注入的活力,使得整體呈現較往年的演出鮮明許多。舊人也有愈加成熟的表現,尤其是慣於使用芭蕾語彙的賀愛曾,展現了她試圖跳脫古典芭蕾框架的決心,雖然仍有點小小的澀滯,但是可以看到暢達與豁然的能量,已經大量的注入她的肢體表達。或許是這番改變之故,使得她在一群靈活跳動的舞者中,顯得格外搶眼。

整場的四個作品各自獨立,並無串連;雖然都個別和主題 「生活」有些呼應,但是整體意象乍看稍嫌模糊,似乎有話要說,但又不能清楚表白。換個角度思索,這也和主題「離」有些契合,究竟是拖遠或拉近生活,則任憑各自表述。

郭芳伶編創的《喧囂的孤獨》,似乎在闡述熱鬧都會中的寂寞身體與心靈。開場與結束畫面的頭尾呼應,以及多次重複的動作段落,也似乎在陳述每天重複相同步驟的單調生活百態。

《無足輕重的反抗》乍看之下,似乎少了點什麼,但可看出整首作品有著反映生活上的無奈意境,尤其是編舞者許慧玲在結束前才以輕如鴻毛的諷刺性手法,表達她的黑色幽默,才為初始的疑惑找到解答。

《LO失ST》以白色的服裝與鬆緊帶,劃開黑色空間的寂寥,舞者們穿梭其間,彷彿尋找方向的落寞身影。編舞者張崇富沒有一定成規的風格,再一次的在這個作品中展現。他的舞蹈結構鋪陳有序,且能靈活運用舞者的肢體能力,使這個作品稱得上是整場演出中,最有份量的「舞蹈」。

潘大謙編創的《出入之間》,與其說是「舞蹈」,看來更像是「肢體劇場」(physical theatre)的展演;或可說,舞者們在這個作品中,看來更像是一個大型裝置中的移動媒材,她們走出了「跳舞」的格局,進入了必須另尋定位的藩籬。這樣的呈現,對創作者、表演者和觀眾而言,應該都是挑動思維與習性的策動吧!

索拉舞蹈空間自2006年草創至今,積累的一點一滴都沒流失,且在2012年看到更多的突破;但如果要邁向更精緻的呈現,索拉需要更多刺激和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