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上海)熊偉源戲劇工作室
時間:2012/12/01 19:30
地點:高雄駁二蓬萊倉庫B9棟

文 謝筱玫

伊歐涅斯柯(Eugene Inonesco)在台灣較為人所熟知的戲為《禿頭女高音》、《椅子》、《犀牛》等,上海熊偉源戲劇工作室這次在高雄正港小劇展所推出的《新房客》,據說在大陸也是第一次以中文演出。一進入倉庫改建的劇場,看到的是觀眾席三面環繞的設計,而且與舞台的距離十分貼近。舞台以簡單的木條搭出房屋骨架與隔間,線條簡單且充滿現代感。開演之後兩名進場的工人一語不發地改裝房子,原來這房間還可以如組裝家具般隨時拆裝調整,他們最後搬走台上的幾個盆栽,留下空蕩蕩的房屋。

這齣戲除了絮叨的房東太太之外,新房客與兩名工人的話並不多。唯一打破靜默的是房東太太,她強調自己嘴很嚴,卻一再地披露前任房客與鄰居的瑣事,她自顧自地說話,愈發顯得自己的不確定感。然而,熊偉源戲劇工作室的《新房客》與其說是在傳達「溝通失效」這個後現代戲劇常見的主題,更多是在譏諷現代人被自己的物質欲望所淹沒的事實。房東太太下場之後,兩名工人搬進來一個又一個不同大小的紙箱,代表著不同重量大小價值的家具,只見房屋最後幾乎被箱子所填滿,新房客淹沒其中,需要靠梯子才能露出身來。最後講到他還有更多的家具在路上,甚至造成市區交通堵塞。當家具堵住了公寓出入口,工人建議以活動天花板送進家具,此刻「哈里路亞」的聖歌響起,一個個紙箱如變魔術般自兩側觀眾席上方掉落。結尾,兩名工人面對觀眾問:「您什麼都不需要了嗎?」簡直就在要求觀眾面對自己的物欲、反省自己對住所的真正需求。

在大量的靜默中,肢體表演就成了觀眾注目與猜測意義的焦點:房東太太繞場式的、氣喘吁吁地上下樓梯;摸摸房子檢查灰塵;一推窗就湧進車水馬龍的聲音;一襲黑衣黑帽的新房客惜話如金,他指著窗子,像是怕吵…。肢體表現在兩名工人搬運家具這一段發揮到極致,一度出現雜耍式的丟接以及慢動作,(但我覺得雜耍與慢動作還可以玩得更多更誇張)。節奏快慢交錯、動靜合宜,畫面充滿趣味與變化,紙箱被運送上台的方式幾無重複,不時有著出人意表的驚喜。

荒謬劇一詞,是學者艾斯林(Martin Esslin)所鑄造,他歸納二戰以後非寫實的劇作家、試圖論述其劇作風格。儘管劇作家本人不見得認同此一標籤,但許多荒謬劇都有悲喜交錯的特性,凸顯人生的可笑與悲涼。觀看荒謬戲劇的經驗(至少是我個人的看戲經驗)最容易感受到的是悶(鬱悶、苦悶、沉悶),《新房客》卻以一種黑色幽默的手法處理現代人物質慾望過盛的問題,充分挖掘荒謬劇的喜劇效果,令人眼睛一亮。值得注意的是,導演馬遠不到三十歲,卻已展現相當的才氣與體會,大陸果真是臥虎藏龍。正港小劇展近兩年邀集兩岸三地的劇團前來交流演出,讓本地觀眾得以窺見大陸藝文環境發展,也將正港小劇展的規模與視界拉大,為一可喜的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