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果陀劇場
時間:2011/9/24  19:30
地點:台北誠品信義店展演廳

文字  鴻鴻

失戀青年小彥在車站追丟了女友又瑄,遇到神秘店長,獲贈一個4C電腦遊戲,裡面跑出他的理想情人──小龍女。然後又瑄出現,三人開始PK大戰。

這類戀愛狂想情節,適合深情也適合搞笑,在年輕創作者中屢見不鮮。然而在編導鄭智文手下,卻走得更深更遠。鄭智文畢業自北藝大劇研所導演組,經常執導一些音樂劇,然而在他的「純劇場」作品中,更能看到他獨創的戲劇結構。去年在皇冠演出的《漫遊者旗艦版》,電玩速度和奇詭劇情推衍出的抒情傷感,已十分令人驚豔;現在,這齣劇名很聳的新作,延續了《漫遊者》的情愛辯證,情節更為凝聚,也功力畢現。

上半場重點在於電玩冒出的虛擬武俠人物,與現實人物產生衝突;其實也可視為初陷戀情時的美好幻想,與相處久後的乏味現實撞個正著。然而劇本的微言大義還在後頭。下半場拋卻金庸,急轉直下,發展成奧菲入地府尋妻。然而小彥的前女友,卻寧可嫁給後宮三千的冥王,過起豪門生活。小彥以自盡相挾,讓又瑄回心轉意,願意跟著他回到人世。他們的考驗此時才要開始──不是不能回頭偏回頭,而是陷入「勞燕分飛路」的鬼打牆循環,不斷重演彼此怨懟的情節,不得超生。大半部戲的兒女情長、爭風吃醋,此時卻直逼人生真相。

鄭智文用這條冥府道路,來比喻人間夫妻淡出鳥來的日常生活。永遠在一樣的問題上吵架,永遠覺得所遇非人、虛度了時光。即使生了小孩、彼此也老了,仍然望不見出路。一如《漫遊者旗艦版》結尾鬼打牆般一再重播的分手情節,《求愛攻略》卻在反覆中推演、辯證並且肯定:沒有更好的天堂,天堂就在我們以為的地獄裡。

領悟到這一點,地獄也就消失了。場景回到開場的車站──這個象徵此刻乃再明顯不過:人生永遠在旅程上。這裡就是勞燕分飛路,無處不是陽關道與獨木橋。只是,我們和劇中人一樣,在戲劇結束時,都還可以把此刻當作結束與開始,再重新來過。

簡單的場景變換靈活,令人不得不注意這位從《漫遊者旗艦版》就極具巧思的舞台設計鄭培絢。四位演員雖然均屬藝人,但表演稱職到位毫不生澀,尤以兼飾多角的小蝦最為出色。雖然劇情不乏漏洞(例如已身在地獄如何能再死一次?),但鄭智文的明快節奏與美感構思(例如往事倒敘均以漫畫投影交代),卻讓人在觀賞快感中寧先「佯信」而無暇生疑。融電玩、武俠、愛情文藝類型,讓整齣戲青春洋溢,但其教訓卻既古老又蒼涼,令人不得不讚佩編導的舉重若輕。鄭智文如能珍惜羽毛,發光發熱當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