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渡烏舞團
時間:2013/05/18 19:30
地點:台北市新舞臺

文  李仲希(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學生)

鏡子,當我們站在它面前的時候,所出現的是一個被反射出來的我,這種反射會直接呈現跟複製出現實,奈何的是,鏡子所反射出的真實卻不是真實,就好像是另一個世界般,讓自我變得模糊。音樂,勅使川原三郎說道:「音樂給我的、音樂之所以吸引我的,就是因為音樂中存在一種令人期待它永恆持續下去的盼望。那是一種時間的緩慢解放,在音樂有限的時間中,釋放出的無限蔓延。」因此,勅使川原三郎便希望透過《鏡X樂》讓自己能從這種模糊的自我從音樂中解放以獲得自由。

《鏡X樂》一開場,就立即以矇矓的噪音做背景,燈光迴轉地向每一個穿上神秘外套的人頻密的照射,時而見,時而不見,產生一種不安、對自我懷疑的氣象。那究竟這種不安,要如何解決呢?接下來,舞者在一個完全空台的空間,四處跑動跳躍,做出不太有連貫性的動作,不停的進出舞台,好像在不停的尋找跟接近,在這種尋找中,互相相遇、擦肩而過,沒有一個人是確切、肯定的,但從音樂中,我們能感受到歡愉和輕鬆的特質,雖然大家都進入迷茫跟尋找的狀態,卻是多麼的放鬆自由。

此舞作中,出現過幾次是在輕鬆溫柔的音樂中,突然轉變為狂噪的電子音效,在歡愉的不安中跌入完全的懷疑,頓時在提醒觀眾,在這麼的一個尋找過程中,一定會碰到問題跟更多的疑惑,而往往我們是不能逃避而要狠狠的面對,所以在這過程中,要做的就是要接受跟與其共存。

最能明顯感受到的,是在三郎的第一段獨舞中。起初,三郎被限制在一小塊的燈光下跳舞,在這種自我尋找跟解放的過程中,燈光的方塊逐漸擴大,能活動的範圍也變多,然而三郎能走動跟做出的變化也愈來愈多,直到燈光層遞的把整個舞台都照亮了。此時,三郎的舞動起了變化,從輕柔像鳥的動作中,不時會出現僵硬又不受控制的狀態,當他試圖逃避,以正常人的姿態離開時,轉過頭又已經被限制。最後,三郎又回到別的一小塊的的燈光中,從不同的空間,再重新尋找。

在這裡,我們看到尋找過程的得失,往往當尋找到一片光明後,在下一個瞬間又已經掉進黑暗的漩渦,好像成為一種無止境的循環,但這不就是尋找自我的樂趣跟使人興奮的來源嗎?

勅使川原三郎的舞蹈,常常在尋找身體跟空氣之間的關係。記得當大家都認為舞蹈都應該要無拘無束的,在一個不受限制的環境自由地舞動身體時,Pina Baush便在自己的舞作中,大量加入這種限制,好像《康乃馨》和《穆勒咖啡館》般,Pina反而要求舞者去適應跟與物件產生關係,接受它們的存在,再從這種關係中釋放自己,與物共舞。而三郎所尋找的身體跟空氣之間的關係如是,我們都忽略了空氣的存在,自以為是在一種無拘無束的的空間跳舞,忘記空氣的包圍,而三郎便帶領舞者,重新認識空氣,一種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就接觸到的東西,學習如何在空氣中存活與呼吸,繼而跳舞。彷彿他的獨舞已經不再是獨舞,而是在與空氣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