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北京/木馬Tpoia劇團
時間:2013/05/17 19:30
地點:台北市華山1914文創園區烏梅酒廠

文  簡莉穎(特約評論人)

每次看完「文青較春」系列劇碼,我都必上豆瓣網查詢對岸觀眾的評價,評價自是有好有壞,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非常懸疑》在豆瓣上總共有174個評分,短評加劇評一共107篇!微博不算,畢竟我們也有臉書,但這樣願意書寫演後迴響的人數,台灣任何一個演出都很難達到,這只是小劇場的規模。在「文青較春」的手冊裡,微博豆瓣的網民點評也被摘錄出來做為推薦使用,可見其影響。豆瓣使用人口多,在這大眾人之中各種小眾藝術(劇場、實驗噪音、小眾電影等)也撐出一片交流點評的管道,個人覺得竟漸漸達成「自由、平等、博愛」之理想!我們仍然是「專業們」的一言堂啊。BBS戲劇版之前有推出過「短評」選項,但使用率也不高,我猜可能是BBS隨著時間過去文章就被淹沒,而豆瓣平台上搜尋劇名就會跑出各式各樣相關評論,討論氣氛熱烈,看了也讓人想插上幾句話,人口多或許也是一環,但去年於對岸演出後,發現觀眾極愛分享感想,演後分享,微博繼續分享,跟台灣的觀眾(包括我自已)很不相同。畢竟一個班的風氣是這樣的,沒人舉手就沒人敢講話,但一旦開始發言,就發現原來人人都有話要說。擁有這樣一個或多個交流平台在戲劇製作上的影響,有機會的話倒可持續比對觀察。

回歸正題,《非常懸疑》挺有趣的,1985年生,編導演合一的王子川才氣洋溢,人也機巴機巴,我想不如就輕鬆點評吧。總覺得他會一邊拿著酒瓶一邊笑你幹嘛這麼認真,就玩兒嘛,然後說這酒是從你家冰箱拿出來的先說謝了,之類。

我要先大讚一個點,就是最後哪吒的登場,讓我原諒前面的冗長囉嗦,哪吒真的太感人了,雖然看到許多豆瓣評說搞不懂哪吒,不過我跟其他看戲的幾個朋友都十分激賞哪吒的登場,從大話西遊的音樂到失火般的噴煙到哪吒現身一氣呵成的精彩。

演後座談聽主持人說這齣戲難以歸類,我倒覺得挺好歸類的,它玩後設(有點老派),玩類型喜劇,戲仿,parody,70年代的好萊塢電影《灼熱的馬鞍》(Blazing Saddles)算是戲仿類型的濫觴,而華文界有經典中的經典周星馳……這些話可以停在這,首先我要問自己,它好笑嗎?

它很聰明,但是它不太好笑。

開頭有的地方還笑了下,但越來越笑不出來。

後設的情節設定,演員不來了,導演本人和不會演戲的場工撐起這齣戲,觀眾就等著看這齣(偽)即興懸疑劇有何火花了。但就壞在開頭導演故事交代的清清楚楚,但後續也就照本宣科,唯一可看的點是場工突槌導演救場,但類似的笑點一再重複,且為了製造笑點使得場工無比愚笨,這些人工設計感都使得驚喜感馬上疲乏(p.s.《麻辣教師GTO》會越來越難看到無以復加就是因為作者讓鬼塚英吉以外的老師都是智障),第一段記者還足以暖場,但接下來妻子、妻子的情人,重複導演交代過的劇情和一樣的笑點,我在妻子登場沒多久後開始計算接下來還有一個人,可能還會有一個「她」,還要收結局……開始覺得時間漫長的令人絕望。

第二是偽即興這件事。類似這樣的喜劇如英國劇作家Micheal Frayn 所寫的《大家安靜》(NOISES OFF),描述一個三流劇團演出時台上台下亂成一片的演出情境,好笑斃了,喜劇的情境反應出人的性格,可惜《非常懸疑》的喜劇情境只是讓場工越來越笨,這齣調侃類型的戲反而受制於自己,到妻子穿農婦服裝拿著雞出來到頂點,別忘了開頭的後設是建立在「戲即將開演」之上,服裝和道具也是導演安置的,而英國背景的懸疑劇有可能會出現農婦服裝和雞道具嗎?那就是放來做笑的啊,類似這種太鑿痕跡的笑點不勝枚舉。是以當場工開始反撲自稱上帝時,突兀且不知所以,他何以慢慢拿回主控權到最後以卡秋莎反撲,記者和妻子段看不出端倪,似乎「上帝」是為了主創者想辨證的辯證而硬塞的台詞。

第三是後設的違和感。我一直不能接受當場上在敘述「演員不來了,不如你來演盃」,演員戴著mic、燈光、音樂做的十足,擺明就在劇場演戲。畢竟我們後設真的也看多了,心中只會冷冷的想著,喔,你要玩這個啊。我認為後設的段落應可以玩得更粗糙,燈光音樂服裝都不要搭配得宜,甚至演員兼打燈,把救場做的十足,甚至自己挑明說我就是在演「演員不來了」的情境,把穿幫變成主角而非刻意設計。阿比查邦(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經典B級片《鐵雞諜網種情花》,主角被壞人抓走,綑在地牢,他兩手高舉楚楚可憐的喊救命,定睛一看,根本沒綁,他「兩手抓著」繩子,一直拼命掙扎。就是最佳範例。

在這層層不太甜的糖衣包裹之下,我覺得王子川那些滔滔不絕的長串對話,那些對劇場、對類型戲劇的牢騷是全部最有趣的部分,幾乎有點伍迪艾倫抱怨狂上身了。他說「台灣的觀眾根本不是觀眾,是老師」,「他們說我媚俗,我這齣是英國的懸疑劇……」「今天人多嗎?/挺多的。/怎麼會,不是聽說沒賣幾張嗎。/他們都蹭票來了。」我認為撇開反類型卻被反類型所制的懸疑劇部分,王子川擁有絕佳幽默感和膽識,絕佳的表演能力和說故事能力,我很期待他接下來的作品。

最後,我要引述這句話。
「喜劇常常是一齣鬧劇」——英國劇作家平內羅。
Google輸入「喜劇 名言」會跑出一些關於喜劇的名言。
平內羅是誰我也真不知道。
名言的內容也常常很貧乏。
但只要被key在頁面上就好像有什麼似的。
我想這些稀哩呼嚕的看戲心得,也遠不及觀眾當下的笑聲吧。但最後留下來的卻是我這篇唏哩呼嚕的心得。這可能也是一件類似喜劇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