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如果兒童劇團
時間:2013/05/25 14:30
地點: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趙芸(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學生)

「人生是因緣而聚合,緣起緣滅、緣聚緣散。」而這一次,如果兒童劇團將這個具有禪宗思想的體悟放入了本劇中,試圖運用說書人說故事的方式,將多個不同故事加以連結,來成就這一個「緣」字。

幾度輪迴,人在不同世道中顛沛流離,或喜或悲、或嗔或癡,最後只被歸咎於一句:「人哪,就是一個字-『傻』!」而禪宗理念之中:「心性本淨,只要明心見性,即可頓悟成佛。」之道理,令人了然於心。「傻」字便成了執念的簡稱,就因為緣份、因果,使得人有太多的慾念與執著,離不去也逃不開。在一次次被小觀眾朗聲說出口的同時,即使現在仍不明白其中道理,卻已留下了深刻的記憶在心中,伴隨著其成長的過程,透過時光的流逝去細細咀嚼品嚐,相信將更有其韻味。

與名作家司馬中原的跨界合作,對八零、九零年代的觀眾更具意義,溫習了那份伴隨著他們成長的熟悉。具有強烈東方色彩的鄉野奇譚,意欲在此劇中傳達出所謂「東方」的核心思想──正念、正心、正氣,這是目前在西方國家霸權之下,在孩童們熟悉的公主與王子的童話故事之中,所找不到、僅屬於東方、亦帶有強烈民族性的價值。

打破以往許多兒童劇一個故事平鋪直敘到底的觀念,《東方夜譚》系列讓多個故事彷彿平行時空一般,流轉出現在舞台上,使人讚嘆其創新的勇氣,亦實為不易處理。跳躍式的講述及大量的拼貼手法讓故事略顯混亂,段落間的處理及過場不甚流暢,使故事硬生生的被打斷,有時甚至能聽見小觀眾發出的疑惑及不解,甚為可惜。再者,簡易的環形的舞台營造出不凡的趣味效果,但間隔在中間的三道投影幕不時升降,感覺頗為多餘,甚至有時會打斷或模糊了戲劇的焦點,投影固然帶給觀眾不同的視覺效果,不過使用的時機及方式尚可再細細斟酌。

劇中對於傳統戲曲元素的融入明白可見,插科打諢的設計更是一覽無遺,但更被一些觀眾關注著予以滿心期待的武打場景,卻像是虛應故事一般草草了結,所謂的「武俠」以及「東方傳統」元素,在虛晃兩招之下船過水無痕,不免讓人心中有些失望。

如果兒童劇團其野心與勇氣清晰可見,想用不同於以往的姿態立於現代台灣商業兒童劇場之中。該團過去作品善用改編之技巧,而這一次運用許多原汁原味的故事來闡述這個所謂的緣份,人的一生盡在這因果輪迴之間徘徊,無論如何轉、如何變,最後都能夠「因緣際會」。《東方夜譚II-狐說八道》在說故事及演故事之間找尋其平衡點,雖然說心細尚嫌不足,但卻可讚嘆其膽大之有餘。在劇中隨著船夫搖著槳探索故事的同時,也讓我們看見台灣商業兒童劇之發展,正如一葉扁舟緩緩前行,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