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如果兒童劇團
日期:2013/05/25 14: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莊麗釵(台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碩士班)

如果兒童劇團《東方夜譚II-狐說八道》改編司馬中原有血有淚的鄉野傳奇。劇中濃厚的東方氛圍,傳遞仁義道德、為善除惡的警世寓言,再現東方民族不服輸,堅強毅力的個性。胡說:「小人物怎麼可能去告官呢?」,一語道盡弱小人物在強權社會裡遭遇的困境,也揭開了人定勝天的古老話語。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人雖然弱小,沒有法力、沒有權力,只要不放棄,弱小的人也能懷著改變命運的希望。那麼,與其說「人就是一個字『傻』」,倒不如說是「執著」。劇中一向溫柔婉約,聽天由命的月桂,也想靠自己的力量把幸福追回來;祥子媽堅強毅力不畏強勢的母愛精神,一句「不要命都可以,我要扭轉命運」,再現東方女性在愛情、親情之間展現自我主體的建構及實踐,破除了對東方女性男尊女卑、柔弱、順服的類型化模式等刻板印象。那麼當說書人問台下觀眾,當你遭遇困難時,媽媽會不會來救你?只見孩童毫不考慮大聲回答「不會」,甚至有人下意識說爸爸會來救我。然而劇中祥子的媽卻獨自對抗三隻巨大妖怪,更以「就算流光身上的血,也要保護祥子」的誓言,捍衛自己的命運,這種為母則強,不畏強權的親情著實令人動容。因此克服命運不是能力問題,而是願不願意、肯不肯的問題。對觀眾來說創作者要描述的事理很抽象,當藉由具體形象的故事來設喻時,這種化抽象為具體的神奇功用,往往意旨遙深,值得讓人細細咀嚼箇中道理。

然而,兒童劇的「表演」應該是全劇的亮點;「演員」是戲的靈魂人物。唯美中不足在舞蹈及武術的表現上缺少能量,與劇中欲表達的精神形成強烈反比,「人定勝天」,不放棄就會成功與演員反其道而行的表現,使之與成功的氣勢不成比例。舉其中一段為例:東東與宋三比鼓橋段,本應是強弱對比的互相較勁,透過演員舞弄肢體,在隱喻時空中表現激烈對抗,但卻無法傳遞東方精、氣、神。再者,創作者使用具有東方意涵的舞台設計,以太極圓形為主,此符號原為再現東方民族圓融、和諧、團結精神的美意,但未能考慮舞臺空間大小限制,反而讓演員被侷限於有形的框架之中,讓人感到可惜。

整體來說,這齣戲將數個不同故事以插敘的方式呈現,顛覆兒童戲劇慣以平鋪直述的表現手法,雖不知孩童是否明瞭,但藉著說書人的提問及解說,引導孩童聚焦主題,卻已為觀演互動立下成功的基礎。而創作者巧妙地將許多詩歌及吟唱編入劇中,一段段雄心壯志的警世寓言,頗具教化意義。《狐說八道》透由視覺、聽覺的確表達了「不放棄就會成功」的勵志名言,道盡了人必須勇氣再現,才能克服命運。但或許亟欲跳脫舊式窠臼的創作手法,致使未顧及孩童對訊息接收的程度,顯然企圖心大於實質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