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楊維真
時間:2013/06/29 14:30
地點:台北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鄒之牧(特約評論人)

久違了的楊維真,這次《泡泡旅社》是她蟄伏生子後,可能是最重要的復出製作。作品依然有著她桀驁不馴的肢體、不知所以而神秘的敘事,以及天馬行空跨文化的形式和底層思維;然而,或許是為人母/為人師了(在國中教書),感覺思慮更周全、態度更成熟,想法的底層,更有著悲憫的透悉與包容。

要解讀楊維真作品一向不是件易事!正所以成為一件份外有意思的事。而這一次,可能較她2007年只有兩人中法對話的《泡泡小姐》、在牯嶺街小劇場一人進去一人足鼓的《泡泡奇慾鏡》,甚至去年從童趣出發、與姚尚德的《泡泡秘密基地》更為複雜。因為牽涉的角色多,而敘述,即便線性到後來逐漸漸明,亦頗為晦澀。楊維真的「困難」,在每一動作、每一意象,都可能模擬兩可,未能直接解讀。看似,表面呆版不動聲色,如這次和《泡泡奇慾鏡》偶樣的表情,或《泡泡秘密基地》完全孩子似的表現。這可能出自她「漢唐樂府」的閱歷,習得梨園樣版下,真性情的描述實則透過進一步的演繹、乃至極細微的堆砌、暗示,才能習得箇中三昧!楊維真的豐富,也因而在此。

一開始是個床墊(「外」有棵樹),室內的場景。《泡泡旅社》可以是任何事;正如她的「泡泡系列」,其實說的是不名所以不需要知道,最終也可能成為泡影的….「隱晦」吧。一開始見一名男子躺在其上,然後楊維真入,未幾(劇情快轉的話),浮現一名日本浪人似的人(柯德峰飾)。而後,一名也是東方打扮的女子入;最後,兩名一擅武術一擅街舞的男子入。最終,楊維真在眾人環繞下,獨仰首望天,一臉哀淒幾至泫泣,天突然降下晶亮的紙片落纓,她似看到了什麼,欣慰微笑。

這樣的描述其實也沒能說明什麼?而只提作品最後的武術、街舞、甚且囊括進來的韓國PSY的騎馬舞以及Wonder Girls著名的手勢,恐也是徒增對作品的誤解!簡言之,這是一個控訴各種流行文化佔據版面、心靈,而主張找回自我的──根據節目單──如法國「小王子」的奇遇。

這樣的說明也未必能帶出這部作品真正的面貌!想要描繪的,是這部作品呈現的方法!首先,是曾參與「周先生」及其舞者創作多次的田懿葳扮演的東方女子,其戲劇性的表現手法:表情、身段,將山中魑魅般的神秘形象,表現得具壓倒性的威脅感,幾場對手戲,建構起了她與楊維真那如與死神對弈的逼迫性,眼神凌厲,姿態詭邪;動作、劇情,乃至視覺上的編寫,甚為精彩!而柯德峰日本浪人的部分,則由於非其本科出身,久了,段落又落在劇情剛開展處,一長,觀眾便不知創作者要我們看什麼了?有些令人困惑。後段由劉大雁、連嘉駿兩位年輕表演者擔綱的演出,便沒有此一問題,清楚知道是中國武術與西方的街舞,乃至後來韓國的江南Style與Nobody歌舞,一脈要談的脈絡便出來了,非常清楚!

蔣韜的音樂設計於此應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很成功!從開始的日本風的絲竹,鼓點、到電音,再疊以迎神賽會的音響,再到流行的通俗曲……,每一段落均非直接取材,而仍能保有一定的辨識度,低調而富整體性地完成任務,可謂難得。楊維真透過肢體的擊地節奏聲,也是另一不得不提的特殊。在她《泡泡奇慾鏡》便已類似運用過;借用南管足部放置鼓上控制演奏的「足鼓」,陳述女性自主的相關議題。這兒,則透過赤足行進間於地板摩擦出的頓音,提供另一層隱性的聲部!觀眾一時還無法辨識音源的來處。這樣的趣味還進一步安排在後段兩位年輕男表演者入場前,於觀眾席場外製造的更巨大的不名敲擊聲,進一步把玩觀眾的好奇。

有多年多元文化經驗的楊維真,在視覺上也有著一定的敏感性,如《泡泡小姐》裡背負的看似電熱水器外殼的大鐵皮,《泡泡奇慾鏡》裡朦朧的反射鏡,或是《泡泡秘密基地》於演出場地竹圍工作室的大水塘,及其中布置的諸多玩具….。這次看似簡約的陳設,也透露些想法:如一眼陳敗無比的爛彈簧床墊,花色久看了卻有著藏傳佛教般的金、紅華麗光彩;場上頗有丰姿的枯樹透露著風的方向,而一直高掛在一角「沒有戲份」的布景:一扇有著破洞的窗、上面有大小漂浮的雲,以及一串勾盪著的枯葉…….,也歪斜著一抹遊蕩、一抹夢幻的感覺!或許一如夾雜童趣想往與暴力失望的《泡泡秘密基地》末了騎乘而去的兒童腳踏車一樣吧,迆灑著「泡泡」意義的總結;「頑童歷險記」式的歷程,來自大人世界的出走!

從即興舞蹈節即席發揮的認真創意,到戲劇節目《守夜者》裡提供的精彩肢體演繹,楊維真於「復出」以來,不論大大小小參與都提供了認真的發想與個人的建言;肢體演出也呈現著她一貫迷人的風采;歡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