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周先生與舞者們
時間:2013/07/28  14:30、17:00
地點:臺東兒童故事館、臺東故事館後院廣場

文  方尹綸(耀騁國際文化藝術工作室、劇場工作者)

音樂,是一種感受;舞蹈,是一種想像;旅行,是一種放鬆。

周先生與舞者們的舞蹈旅行計畫今年是三度出走。我在過去兩年皆無緣得以欣賞,只能從網路分享的片段以及友人口述中得知此計畫,今年終於有幸可以於臺東兩個戶外文化表演場域中得見此舞蹈作品:《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編舞家周書毅從作曲家拉威爾作品《波麗露》得到的啟發,與舞者們的生命經驗,共同創作出此作品。舞者們以日常動作和抽象的肢體語彙,呈現出重複又多樣的情緒,並且在彼此聲音的吶喊、身體的交錯、臉上的微笑、飄逸的裙擺中,架構出一種特殊的城市風景。看著在不同場地起舞的舞者們的身影,整體而言是十分享受的,縱使當下是烈日當頭,但是當舞者一起舞,原本流動的人群卻不再動了,大家都被舞者所呈現出來的華麗所深深吸引,很高興我也在其中。

對我而言,這是一支充滿「城市氛圍」的舞作,從搭配空間並呈的色彩鮮艷的禮服,到舞者的肢體,以及現場「唯二」出現的兩個物品:電風扇和安全帽,都一再地用城市的印象彼此交疊、重複著。甚至是舞者彼此之間的笑容、吶喊與拉扯,都有著「都市人」彼此相對的意象存在。扣著舞者們所呈現出來的情緒,會讓人聯想到在遠方城市中那擁擠、推拉、疏離的情感。再加上臺東當日炎熱的天氣,彷彿給人一種回到臺北的錯覺。也就是說,演出本身所傳達出來的,和土地本身不是一種呼應,而是一種奇妙的拉扯,電風扇製造出來的風和舞者們的跳躍,和這個自詡為山海故鄉的東部地區並不協調。但就在這種矛盾的情感中,反而形成一種矛盾與諷刺,究竟在山海之間的城市本身的文化是「都市的文化」還是「被形塑出來的山海文化」?而在這次的計畫中想走進山海的舞蹈,究竟是真的走進了山海,抑或只是走到另一個城市?這可算是我在看著那些來自城市的舞者們在這塊土地中翩翩起舞的身影時,腦裡所浮現的一個大哉問。

另外,這個舞蹈對我而言還有個特殊之處,就是這作品與觀眾之間的距離,可遠又可近,這次隨著他們一天於臺東兩地的演出,我發現一些微小卻感人的變化。舞者們在台東兒童故事館的時候與觀眾距離是較遙遠的,因此在演出中缺乏一些互動,給人一種依然處在鏡框式劇場的錯覺,但到了誠品書店後方廣場時,舞者便打破了和觀眾之間的界線,有些細微的動作都試著靠近觀眾。這些動作雖然細微,但我相信對兩地的觀眾而言,所體驗到的觀賞經驗就會有不小的差異。兩個地方我都觀察了觀眾的反應,在誠品書店廣場的演出場次,觀眾相對給予的回饋和熱情更多了,當然這或許和演出時間當下與場地本身限制有關,但我想說的是,身為觀賞了兩場的觀眾,我真為在誠品書店後方廣場的觀眾感到幸運哪!

事實上,關於舞蹈,我著實沒有那麼多的賞析經驗,因此只能從個人最基本的感受與疑問中撰寫,這個舞蹈在聽覺和視覺上的感受都是十分吸引我的,只是與其賞析舞蹈本身,我更認同這個計畫。「舞蹈旅行」是多麼吸引人的字眼,現代舞(或是說現代表演藝術)本來早就該走出那些表演殿堂,讓每個民眾都能夠接觸到藝術本身。當然這樣的概念已經有不少團隊已經在做了,除了著名的紙風車的「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以及國光劇團的「送戲上門」到屏風表演班的「藝饗巴士」…等,雖然藝術型態不同,但目的卻是雷同的。真心地希望可以看到更多類似的計畫出現在台灣各個大小場域,現在各團所做的,都在嘗試著靠近民眾,我相信在這些計畫走過全臺之後,民眾和表演之間的距離也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