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天作之合劇場
時間:2013/09/20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陳志豪(國立中正大學學生)

音樂劇《天堂邊緣》九年後的重製,原屬於天作之合劇場的創團之作。貌似簡單情節,卻牽引著人們心中最深沉的悸動:「生命的遺憾能夠被彌補嗎?」秀燕、菲菲、何智三個自死亡後就徘徊在徐震宇身邊的幽靈,一直無法瞭解為何自己無法上天堂,而被約束在這男孩身邊二十八年,寸步不離。當他們從天使口中得知必須透過男孩的幫助來完成心中的遺憾,才能離開人間時,時間卻只剩二十四小時……。謎題,在與時間的追逐戰中,一點一滴地解開。

整齣戲的戲劇節奏控制得宜。角色被置身在一連串的巧合之中,看似冥冥之中有所安排,卻在迷霧一層一層地被撥開後,發現生命的現實與無奈。為了解謎,重製版的呈現手法顯得直白。當秀燕離開後,觀眾可以從震宇的口中聽見她已經原諒自己的母親,甚至菲菲在臨走前,導演刻意讓觀眾知道一切遺憾圓滿的契機,都是天使的精心安排。在歌曲方面則加入〈在時間裡重逢〉一曲,讓震宇唱出在三個靈魂身上領悟到的「親情」、「愛情」與「勇氣」,生命將不再遺憾。若比照原劇本,三個靈魂在重製版中對徐震宇生命的影響更為顯著而細膩,可看出製作團隊的刻意經營,讓情節、情感、情境趨近豐富且圓滿。

《天堂邊緣》的曲風偏向百老匯劇AABA的通俗音樂形式,旋律琅琅上口,冉天豪在劇中每首歌曲片段式地融入了舒伯特的〈野玫瑰〉,刻意讓它成為貫穿整齣劇的靈魂之音,成了音樂故事的拼圖。新曲〈非死不可?〉唱出現代尋人方式的逗趣過程,配合炫麗的燈光投影,娛樂效果十足。演員歌唱表現相當出色,然而合音團隊的死神身分卻不是必要性的。菲菲得知情人死去後的獨唱,死神充當舞伴,然而張芳瑜對於菲菲者角色的駕馭已顯得吃力,搭配死神舞伴,在歌曲的詮釋和情感累積上效果並沒有加成作用,甚至略顯突兀,相當可惜。至於震宇的女友筱靜則依場次由不同演員扮演,看似可增加觀眾的期待感和新鮮度,卻可能容易導致本來戲份不多角色在戲中顯得可有可無。舊版由洪瑞襄扮演筱靜和菲菲,由於菲菲的遺憾是愛情,筱靜卻是震宇生命中那說不出口的愛,若能如此安排實更具深意。

舊版的合音天使在重製版成了合音死神,死亡的氛圍悄悄地圍繞四周。終場,眾人秉燭圍繞著舞臺,詠唱著〈讓生命圓滿〉:「還能不能有一次機會,讓一個故事圓滿結束,讓這一齣戲平安落幕。」這儀式性的悼念,彷彿讓洪瑞襄過去精彩的舞台生涯再現,眾人得以能藉此緬懷故人。因此死神的設定更顯得非劇情必要,而僅作為營造整齣戲氛圍點綴性工具人物罷了。儘管如此,《天堂邊緣》在劇情的舖陳和情節的交代上清晰易懂,親和的旋律加上動人催淚的歌聲,且每首歌的詮釋在技巧面上無可挑剔,乃近期值得一看的音樂劇。